梧桐夜子🐾

[现封笔]
学业为重
游戏伤人

走走停停
感谢他们曾带来的一切美好与欢乐
对不起

【刀剑乱舞】说三次“我不喜欢你了”

情人节快乐【冷漠脸.JPG】


————————————————————————


【小夜】


——“我不喜欢你了”


手上提着竹篮,正挑选着柿子的男孩动作一停,鲜有表情的面庞上,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也没有出现多余的波动

不过是隔了片刻,他平淡的嗯了一句,算是回应


——“我不喜欢你了”


“……”

他低下头,额前的蓝色碎发扫落,阻挡了你想要看清他神色的视线

然后默不作声的,将方才挑出的柿子放到了桌上


——“我不喜欢你了”


明明是孩子那般瘦小,却因长期紧握刀柄而变得粗糙的手指,轻轻搭在了柿子的外皮上,朝你所坐桌子的这头,...

【刀剑乱舞】当你久未登录/出现时

*不是糖,不算刀

*昨晚登录不上,没能达成的剁手节礼物_(:з」∠)_

————————————————————————

 

 

【山姥切国広】

态度挺冷淡的说着你是否出现于他而言并无多大关系,甚至自嘲或许是因为自己仿品的身份才导致的局面。

扯过被单掩住神色,默默走到自己的房间里坐下,拔出本体开始日常的护理。

第二天,依旧独自待在房中,一言不发。

第三天,窝着的地点悄无声息的转移到了房间外。金发的付丧神埋头故作认真的端详着手中的刀,偶尔又做贼心虚般的,抬首飞快朝空无一人的拐角瞥去一眼,眼中微芒凝住,闪了闪,继而黯下几分。

第六天,他早早守在本丸入口处不过...

【刀剑乱舞】真心话与大冒险【下】

上篇点这

中篇点这


*有OOC


——————————————————————


即使本丸季节被选定不变,时间的流逝还是会带来景色的变动。


透过日式和门渗入室内的光线悄然偏移了几寸,光影落在少女的指尖,久久微动。

审神者指节曲起敲了敲地板,眯起眼扫过屋内一众静下来的刀剑付丧神们。


“那就继续吧。”她想了想,还是松口道。


一同松了口气的还有其他人,互相隐秘的看了几眼,坐姿愈发端正。


按顺序该换人了,轮到的那人理了理披肩,站起走近,戴着洁白手套的手轻轻按在了酒瓶的瓶身上,他又抬头望了一眼正对面的审神者,对上视线后也只是弯起眸,浅浅的笑了下。

纯洁...

【刀剑乱舞】对他们说三次“请对我撒娇”

*终于赶在十二点之前了万岁

*日常ooc预警


—————————————————————


【药研】


—“请对我撒娇”

“嗯?”

他手头动作一顿,回过头目光平静的看了下你


—“请对我撒娇”

将配置到一半的药剂放到身侧的地面上,他推了推眼镜,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唇角略微勾了勾


—“请对我撒娇”

“知道吗大将”

药研将腿盘起,手肘撑在了大腿上,似笑非笑的朝你望来一眼,他摇头轻声感叹,声音里带着几分说不清的纵容


“你现在就是在撒娇啊……”

眉眼微展,镜片后的紫眸转瞬漾开浅浅涟漪...


【刀剑乱舞】真心话与大冒险【中】

上篇点这里


下篇点这


*OOC有

*这篇坑够久的_(:з」∠)_


↓↓↓↓↓


——————————————————————


虽然审神者前面说了要换牌,但其实这些牌都是之前就准备好了的,临时根本找不到其他来替换,所以,在接下来的游戏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还是存在着专注暧昧搞事一百年不变的【异性】牌。

并且出于本丸里付丧神的一些不可言说的心理,这类牌所占比例还挺高,以防万一审神者只好退而求其次,要求废除这一限制。


游戏重点在于惩罚环节,对于挑选出受罚对象就比较随便,一堆人围成一个大圈席地而坐,正中央摆着次郎友情提供的空酒瓶,由门口处第一人起依次转动酒瓶,瓶口所...

【刀剑乱舞】当你在万屋和他们走丢后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OOC有


————————————————————


【三日月宗近】


为什么明明知道某刀自带迷路属性还是会特意带他来万屋呢?


你认真思考了两秒,得出结论。

果然,还是为了光明正大的晒吧?


想通了的你果断扭头,去找工作人员登记自家不省心的走失老人。


听完情况后,穿着工作服的小哥露出了然的表情,领着你来到了万屋专门开辟出的暂供停留走失刀的场地。


放眼望去一片蓝靛海洋,数十把【三日月宗近】聚在一起,熟络的谈天说地,捧着茶杯笑眯眯的,那扑面而来的老年人慈爱气场让你迟疑了下,没敢走过近...

【刀剑乱舞】当婶婶患有性别认知障碍

*关于病症是胡扯的,极其不科学请注意

*婶婶女,自以为男

*审神者有病系列


——————————————————————


问:有一个患有严重性别认知障碍的审神者是什么样的体验?


【三日月宗近】


对于三日月来说,审神者患有认知障碍的影响并不算很大


当然

除了有次听见他的话后,兴致勃勃的想跟他比大小这一点除外


#明明器官都不同#

#比什么大小#

#小姑娘真爱开玩笑#

#哈哈哈#


直到被较真的某人硬生生扒下裤子前都是一脸慈祥的爷爷开始还是这么天真的想到


【清光】


清光受审神者的宠...

【刀剑乱舞】记一次走夜路

某天,你带着近侍刀到政府大厅开会,中间出了点问题,导致多滞留了段时间


当你离开大厅来到外面时,才发现夜色已深,大街上空无一人


有着夜盲症的你满怀希望的望向自己的近侍——


【一期一振】


其实一开始你并没有察觉到不对


因为一期全程挂着得体的微笑,不时半俯下身和你交谈,看上去胸有成竹,一路上氛围和谐又愉快


如果不是他脸上的笑容中勉强的成分越来越多的话


甚至最后停下了脚步


一人一刀看着死胡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半响,你出了声


你:一期

“……”

你:回去后还是跟我一起啃胡萝卜吧

“……”


他捂住脸,羞愧的别...

【刀剑乱舞】我锻的可能是假刀④(完)

*梗来自B站一个视频,源头貌似是微博?

*放飞自我OOC

*①点这


————————————————————

1. 

大家好。

本人性别男,年龄27,单身,目前在时之政府处任职,是一个工作勤恳的普通人,主要负责本丸的改建与施工方面。

周所周知,在时之政府这里打工有一大特点,每天见的最多的就是正值芳龄的妹子,但也绝对脱单无望,每天还得被狂塞狗粮。除了这点让我很郁卒外,日子过得还算踏实,平淡无奇。

不过平淡二字大概得毁于某日的某份申报。

它的内容是如此的清奇脱俗,以至于我看到之后久久的陷入了沉默无法自拔。

1414号本丸,申请锻刀炉的重建。

原因简单粗暴...

【刀剑乱舞】我锻的可能是假刀③

*梗来自B站一个视频,源头貌似是微博?

*放飞自我OOC

*①点这

②点这


——————————————————


1.    

想象中的虐菜确实发生了,不过对象却是完全的颠倒。


审神者跟在前方开路的李砍刀身后,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直直跪了一路的同僚,莫名的产生了自己是来砸场子的错觉。


大概对方的刀剑男士们也很困惑,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主君在看清对面的阵容后,都是一副吓到崩溃的表情,无论随行的是不是大太四花金骑,统统以最快的速度投了降,虽然对面的刀剑男士也的确前所未见。

即使是不同国度的审神者,在看到画风不太对的某砍刀兴

【刀剑乱舞】不要沉迷于少女情节

*看了几个剪辑视频后少女心飞起的产物,写完之后少女心也差不多折腾没了

*短胁打太各派代表。

*OOC


——————————————————————————


【被被】


为了防止你过度沉迷电视剧而荒废工作,一般看剧时都需要旁人监督。


跟近侍一起看少女心爆棚的电视剧,一开始对你来说也是十分羞耻的,但是当角色开撩之后,你就完全顾不上身边那人异样的眼光了。


“妈妈我要炸成烟花了。”你捂住胸口沉痛道。


山姥切盯着屏幕上正在讲桌下亲吻的男女主看了几秒,又迅速回头,不明所以的瞅着红着脸的你,表情有些怪异,他用手指指着那副画面,不可置信的问,“这正常吗?在...

【刀剑乱舞】我锻的可能是假刀②

*梗来自B站一个视频,源头貌似是微博?

*放飞自我OOC

*①点这


————————————————————


1.

老实说,当出门前看到长谷部把钥匙交给了主君时,一期一振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但主命难为,完成出征的任务后,他也已经做好了回去资源见底的心理准备。


然而事实证明,他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2.

“……锻刀炉,炸了?”


一期震惊到连嘴角惯有的弧度都忘了维持,他蹙起眉,满脸的不可思议,艰难的试图理解这个诡异的消息。


相对出征队伍来说,留在本丸里的刀剑们都已经差不多缓回了神,药研十分理解的拍了拍自家大哥的肩,沉痛道,“是的,炸了,彻...

【刀剑乱舞】fgo版冲田总司与她的刀剑

*继续转JJ已发文,假装自己很勤奋✧(≖ ◡ ≖✿ 

*冲田为FGO版,女性注意

*日常OOC,未修


————————————————


【01】


“部分的本丸,有时候会因为某些原因,导致审神者位置空缺,这个时候就需要找代理者,提供灵力来维持本丸的正常运转,如果双方相处融洽没有太尖锐的矛盾,就可以得到政府真实的认可成功上任了。”

被双臂环绕着小心抱在怀中的狐之助不时甩动着蓬松的尾巴,尽职的对着抱住自己的那人讲解着。


米色短发的少女闻言认真点头作为回应,步伐随着木屐敲击石板地面叩击出的清脆声响,在一座宅第的门前落定。...


【刀剑乱舞X黑礁双子】无意义片段

 *看黑礁时对双子印象最深刻【嘛......大概没多少人知道他们了?】

*本来想写成正文,想想算了,双子的性格不好控制

*日常OOC预警


——————————————————


【chipⅠ】


柔顺的银色及腰长发,紫罗兰色的眼中盛满盈盈笑意,弯起,勾勒出浓腻潋滟的亮光,精致漂亮如同瓷娃娃的脸蛋上挂着幼童般单纯无邪的笑脸。


“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呐。”


——看上去多么无害稚嫩。


仅从外表上看的话,还真是完全无法和狐之助的叮嘱警告联系在一起啊。

被选中的初始刀不由想到。...


【刀剑乱舞X地狱少女】没什么意义的小片段

*前提→与时间溯行军的战斗胜利后,本丸被废弃。

某日某座本丸,某位陆奥守吉行点开了审神者留下的电脑,误打误撞发现了地狱通信【JJ发过关于这一前提的章节,有点无聊这边就不重复发了】

*没什么实际内容,其实就是想写地狱少女和刀男们的相处

*小爱是我至今不变的女神【有生之年第四季终于等来了超开心的ヾ(◍°∇°◍)ノ゙】

*OOC!之前写的了,这里没修。_(:з」∠)_


以上。

OK?


↓↓↓↓↓↓↓↓


——————————————————————


【三日月宗近】


从掠着碎光的湖蓝色,自然过渡海洋般深邃的层层幽暗,浸润...

【刀剑乱舞】山的那头有把刀叫做巴形

*虽然打了乙女向然而婶婶就跑个龙套

*争风吃醋真带感嘿√

*来自国服婶的痴心妄想


————————————————————————


本丸的会议室里,诸位付丧神屏息静坐,气氛凝滞。


除去远征的那几位,几乎其余的刀剑都集合在了这里,至少确保了每个刀种都有了代表人物,他们围坐在地,正中央突兀的摆放着一张小桌。


“那么,”处于首位的三日月宗近抬眸掠过屋内的众人,缓声开口,“想必诸位都明白了,我们聚齐在这里开会的原因。”

“是的,”一期一振接过话,神色肃穆,“听说,主君的友人,也就是那位在日服区任职的审神者。”

他略一停顿,于是旁边的鹤丸趁着这一空隙率先出了声。...

【刀剑乱舞】对他们说三次“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深夜。
有感而发。

————————————————————

【前田】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有些意外你突如其来的问题,不过很快就微笑着回复。
—“会的。”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他迟疑了片刻,眉眼染上几分担忧的看向你。
—“我会一直陪伴着您。”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顿了顿,他挺直腰身,抬手整理好帽沿方向,无比肃穆的仰起头,目光中盛满坚定,字句落地有声。
—“前田藤四郎,誓将守护着您。”
—“生生世世。”

【安定】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停下了手头工作,奇怪的歪头看你,小马尾晃过一道弧度。
—“怎么了吗?”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嘴角笑容淡了些许,他放下手入的工具,澄澈如海的眼...

【刀剑喵舞】第三弹

刀剑喵舞第一弹走这

刀剑喵舞第二弹走这


——————————————————————


【01】

春夏之交,草木际天,正是醉醺醺容易引人发困的时节。

早晨九点,天空尚晴,L小姐拉开了店门,手中牵着一条长度足够的红绳。

“好了,去散步吧。”她回头,对着徘徊在玄关口的黑背招手道。

被招呼的对象却显得十分不情愿,虽然基本上还是半推半就的挪着步子走到了外面,喉里依旧发出细琐的吼声像在抗议。

“这么抵触散步的狗还是挺少见的,”L小姐见状也有些无奈,对生物比店长要耐心点的她单手撑住膝盖,半俯下身,安抚性的顺了顺它背部的毛,即使很快就被对方不自在的抖开也并不在意。

不过,同一品种...

【刀剑乱舞】当蟑螂出没时他们的反应

【江雪左文字】

“杀生是不好的。”身披袈裟的青年面含悲悯。

“.......所以这就是你眼睁睁看着它跑进我房间的理由?!!”

【信浓】

“啊!好可怕!”
这么喊着的信浓却笑着扑进了你的怀中。

“.....”
虽然我很开心啦但是能不能先解决那边啊QAQ!

【厚】

“大将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屈服呢!越是害怕的东西越要勇敢去面对啊!”厚义正言辞的把你从柱子后面拖出来。

“咦咦咦咦咦救命不不不我才不要上!!!!Σ(ŎдŎ|||)ノノ”

【明石国行】

把作为凶具的报纸用了个袋子套起扔掉,洗完手的你迈入屋子,就看见某人还是原先的姿势不见动弹。

“呵。”

我能不能顺便把这边这只大型蟑螂拍掉。...

【刀剑乱舞】当你想赖床时

*谢谢之前安慰我的小天使们,爱你们!(●'◡'●)ノ❤
现在还在广州没办法码字,喵舞还要等回家,翻了翻文档找出了这一篇,修改了写地方就发上来了,希望会喜欢。░|・ω・`)

————————————————————————————

【三日月宗近】

即使你无数次的吐槽爷爷的睡衣简直和他的美貌成反比,老爷子还是哈哈哈笑着坚持自己神奇的审美。

你十分难得的在闹钟响前醒来,叹了口气,习以为常的扒开三日月死死搂着自己的手臂,艰难的把自己从老人家的睡眠抱枕的定位中拔出。

成功逃出魔爪的你复杂的回望了眼还在熟睡的三日月。

#老爷爷怎么可能会叫你起床#
#想太多了孩子#
#起床也是要帮他穿衣服折腾半天的#...

【刀剑乱舞】生日时向刀男们要礼物【下】

*我就不该作死挖的坑

*生日明明过了还要来填这一篇心好累

上篇点这


——————————————————————


【小狐丸】


在给小狐丸梳理毛发时,我没忍住,握起了一缕顺滑的发丝,又在他无声的纵容下捏了捏他头顶状似耳朵的那两撮毛,恋恋不舍的发出感叹:“小狐丸的头发真好(wan),我也好想有这样的发型啊。”

为了方便你动作而弯下腰的小狐丸闻言,唇边挑起一抹笑来。


“有个解决的方法。”


话音未落,我感觉背后和膝间各横穿过一只手臂,接着脚下一轻,猝不及防的就被公主抱了起来,为保持平衡只好连忙环住他的脖子。

小狐丸收紧了臂,低头埋在我颈间轻笑,“我把自己送你,这样...

【刀剑乱舞】生日时向刀男们要礼物【上】

*只写我家本丸有的刀。
本来想写完我的刀,但显然我高估了自己的码字速度【捂脸】,要回学校了来不及了,就只好先把写好的发出来,其他人以后补吧。


*不要脸的第一人称


——————————————————————————


【今剑】


金环套过手,随即落在了腕间,还余下了不小的空隙,稍一动作便相撞出哗啦啦的脆音。

我抖着手腕惊奇的看着今剑帮我套上的手饰,被阳光下环面反射的耀光闪了眼后,偷偷摸摸的抬手咬了一口。

咔嚓。
咦。好硬。


目睹这一幕的今剑:“.......”


那不是真金谢谢。


【笑面青江】


“我要你的蛋。”


“...女孩子可不适合说这种话...

【刀剑乱舞】当你睡不着他们会哄你吗

*在校某个失眠夜突发奇想的瞎逼逼产物
*ooc有

——————————————————————————————

【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小姑娘这是变相在向我要晚安吻吗?”

于是,还没来得及解释之前。

吧唧的一口。

你捂着被亲过的地方,默默看着老人家像是完成了任务一般,心满意足的缩回了自己的被窝。

“......”

有个毛线用。

讲真老爷爷你这个只会让一般人心脏炸裂更加睡不着觉好么。(≖_≖ )

【岩融】

被扰醒的青年也不恼,他撑起上身盯着烦躁得打滚的你看了几秒,抓了抓发。

宽厚的手掌覆在你的后背,身形高大的青年控制好了力道将你一把揽入了自己的怀中,接着抓起兜帽往你头上一...

【刀剑喵舞】第二弹

刀剑喵舞第一弹点这
*拟兽paro,物种正常
*拟兽表见第一弹,这里不再重复发

————————————————————————

【01】


时间线拉回车祸前几个星期。


“喜欢什么类型的男性?”重复了遍问题,L小姐有些莫名的看着店长,“问这个你是打算做什么。”


“只是好奇而已啦哈哈哈。”店长抓了抓后脑勺,心虚的瞄着旁边。
“话说,刚好你玩的那款游戏里面不是就有不同性格类型的男士吗?用其中的某位来打比方就好啦!”

虽然心存疑虑,但涉及到自己所在意的游戏,L小姐回答得很干脆。
“要说喜欢的话当然全员都是。但如果是指希望达成恋爱关系的对象那种的话,像是爷爷鹤丸一期哥烛台切长谷部这一类的...

【刀剑乱舞】路上的本子不要随便乱捡(算预告?)

*文档翻出的小片段
*无实质内容
*设定未明
*慎入,大概是个坑

这是发生在某个平凡无奇的少女身上的故事。
为了方便称呼,这里姑且称她为少女A好了。

这天,少女A在结束了一天的学习之后,背着自己的书包欢快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登上夕色路上的撒遍的坡道,抬眸望去,黄昏时的天空像打翻了橙汁,浓稠的橙红色似要浸出甜味。

她就是在这条人迹罕至的回家路上,发现的那个本子。

黑色的封面不知是用何种材质制成的,稍硬,指尖触压下便会惹来一抹微凉,内页洁白,在黄昏的照射下染上温暖的光芒。

没有动用过的笔记本,里面夹着一张小纸条。
写着。
【赠给有缘人】

真是个惊喜。
少女合上本子,将其抱在怀中,嘴角抿起轻快的笑意...

【刀剑乱舞】我锻的可能是假刀①

*梗来自B站一个视频,源头貌似是微博?

*放飞自我


————————————————————————


1.

 近日,政府又推出了限时锻刀的活动。


1414号审神者对此表示不屑一顾。


“呵呵呵你认为我还会相信这种骗我资源想让我倾家荡产的活动吗?:)”


“......”


“.........”


“............”


是的。


我信。

╰(:з╰∠)_


2.

 政府资助的资源到手的那天,审神者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紧接着她的哀嚎就响彻了本丸。


“一期啊我的好一期!...

【刀剑乱舞】夏天的夜晚最不缺的是什么呢?

*ooc有
*小学生文笔
*第二人称

————————————————————————

——夏天的夜晚最不缺的是什么呢?

当然是——

万恶的蚊子了。

【三日月宗近】

你从睡梦中被吵醒,迷迷糊糊中瞧见一张惊世绝伦的脸庞横在自己上方。
对方目中的新月在夜里依旧光辉熠熠。

被放大的美色冲击到的你立马一个激灵,困意顿失,小心翼翼的避开他,你坐起身来,询问道:“怎么了吗?三日月。”

老人家抱着枕头,神情似乎夹着委屈。
“有蚊子。”他眨眨眼,乖顺的歪头看你。
你一听,天下五剑之一珍贵的血竟然被不知哪里路的野蚊子吸了,当即义愤填膺的撸起了袖子。

然后上蹿下跳的给他打蚊子。

老人家舒舒服服的睡了回去...

【刀剑乱舞】战扩期间的本丸

*我家本丸实况
*我家刀男,在你看来可能会ooc
*小学生文笔
*战扩歇息时码出的片段,乱七八糟,语言粗糙
*无实质内容
*第二人称

————————————————————————

    出阵部队回来了。

    你早早的就守在了本丸门口,为的也是在第一时间迎接他们。
    意料之中的,战况惨烈。

    尽管做了心理准备,你还是忍不住蹙起眉,随即很快就跟着留守在本丸的其他人招呼着伤员,一刻不停的忙活起来。

    身为队长的小狐丸脸色略倦,...

【刀剑乱舞】真心话大冒险的场合【上】

*ooc有
*乙女向,全员对婶婶有好感,并不限为男女情
*婶婶属于撩不动的类型

————————————————


眼前,是一个很好看的少年。


银发耀眼,面容精致,胜于女生的清秀眉眼,那双比菖蒲紫要深上几分的眼眸平静如幽泉,不带感情的直直回望着对面的人。少年的身姿纤细而挺秀,即使是寻常的内番服都无法掩盖他的俊雅气质。

无论,怎么看,都是,非常非常好看的人啊。


所以。


审神者和面无表情的骨喰僵持着,一手伸到身后,碰了碰还在晃荡弧度的裙角,证明并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掀我裙子干嘛。”

沉默许久,她率先开口,打破了两人间诡异的寂静。


是的。就是现在站在...

检非违使的场合

*小学生文笔

*接受不了检非违使崩坏画风的请绕道

*胡扯的脑洞

————————————————————————————

这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坐标。

疯人院厚壑山的某个角落。

出场人物。

某个不知名的审神者。

 

那么,事情到底是,怎么进行到这一步的呢......?

手里捧着莺丸提供的特大号饭团,审神者木然的一口口机械的咬着,双目呆滞的望着远方蔚蓝如洗的天空,没加任何佐料的饭团并不算多么可口,但是她现在也没有心情去挑剔这些。

和她的心不在焉不同,旁边的人却是吃得津津有味。

“不要把饭粒掉到我这边啊,阿D。”

审神者有气无力的拍了拍身边人姑且还是有点...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