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上学期间
远离网络

【刀剑乱舞】生日时向刀男们要礼物【下】

*我就不该作死挖的坑

*生日明明过了还要来填这一篇心好累

上篇点这


——————————————————————


【小狐丸】


在给小狐丸梳理毛发时,我没忍住,握起了一缕顺滑的发丝,又在他无声的纵容下捏了捏他头顶状似耳朵的那两撮毛,恋恋不舍的发出感叹:“小狐丸的头发真好(wan),我也好想有这样的发型啊。”

为了方便你动作而弯下腰的小狐丸闻言,唇边挑起一抹笑来。


“有个解决的方法。”


话音未落,我感觉背后和膝间各横穿过一只手臂,接着脚下一轻,猝不及防的就被公主抱了起来,为保持平衡只好连忙环住他的脖子。

小狐丸收紧了臂,低头埋在我颈间轻笑,“我把自己送你,这样算不算?”

他呼吸吐纳间,有温热的气流喷洒在皮肤上,惹来些微的痒麻感,我下意识瑟缩了下,脑子里却不合时节的蹦出另一个念头。


......


突然好想@大狸子啊......(눈△눈)

 


【平野】

   

 平野送的,是他出阵服胸前的紫藤结绳饰物。


没有提出让我弯腰的请求,站在我身前的男孩只是平静的踮起脚尖,将绕过我背后的软绳收于指缝,过程中还十分小心的没有碰到其他地方,他仰着脸,一丝不苟的绑好了绳结。

蝶状的花序似被风吹动,其上颜色由白至深,终于末尾的那抹幽紫。


完成动作后的男孩眉眼旋即舒缓开来,柔色点点侵染入他绯紫的眸中,肃穆而生辉。


“无论去往何地,我都将伴您左右。”

 


【博多】


不得不说,博多送的礼物,真的很有他的特色。


我面无表情的接过本该是沉甸甸的小判箱,盯着它空荡荡的内里,默然片刻后,瞅了瞅自信满满的博多。


“这样就可以提醒主君你少浪费多攒点钱了!”


哦。


所以你远征来的小判去哪里了呢。=  =

 


【秋田】


“秋田你知道什么叫原味丝袜吗?”仗着周围没人在,我笑眯眯的出言调戏。

算是预料之中的,有着粉色系发的男孩疑惑的歪头看着我,手在身前随着主人的心思纠在一起,眼中小心翼翼的掩着几分不安,“额....主君是想要丝袜当礼物?”


不愧是粟田口唯一的白丝天使,果然完全没get到我话中的重点。


低头看着秋田二话不说跑回房间后拿来的还没穿过的白色丝袜,我顿了顿,在他略为局促的注视下蹲身揉了揉他的脑袋,笑了笑。

“嗯,谢谢啦。”

 

【五虎退】


首先,感谢本丸。

让我在有生之年也能亲手抱到传说中土豪才养得起的老虎。


我抱起五只小老虎中最文静的那只,重量沉甸甸的像抱起了个小婴儿,它也不闹,睁着天蓝色的眼睛与我静静对视,斑纹的虎尾一下一下玩闹性质的拍扫着我的手背,有着猫科动物与生俱来的优雅与高贵。


......


o(*////▽////*)q


我默默的吞咽了下,恋恋不舍的抱着小老虎转向五虎退。

“送我好不好?QWQ”


当然只是玩笑的话语,五虎退却没有像我原以为的那样露出惊慌的表情。


身高尚不及我的男孩柔缓垂睫,涩然的抿紧了淡色的唇,有着小雀斑的脸颊上隐隐浮出薄雾般的绯色,没带护甲的那只手从对他而言过大了些的衣袖下伸出,忐忑的抓住了我的衣角。


五虎退轻声嗫嚅道:“好啊...”

“诶?”

“我的...都是主人的。”



......


糟糕。

好想犯罪。

 

 

【陆奥守吉行】


讲真。

拿到礼物的我手是颤抖着的,而内心是近乎崩溃的。


“等,等等等等等!我,我说吉行这这这这不太好吧未免太贵重了是吧?哈,哈哈哈,哈哈.....”Σ( ° △ °|||)︴

而对方的反应就是大笑着十分豪爽的拍着我的肩膀,“没关系没关系!主君要是喜欢我那里还有很多随便拿!”


“......”

我哆嗦着握紧手里被塞入的枪。


......我这算不算非法持枪?!

 


【大俱利伽罗】


“没兴趣跟你搞好关系。”

“这不是你翘掉礼物的理由。^  ^”


“..哼。”

像是不耐的拧眉,他抬手一抛,一条链子直直的落入我怀里。


深棕的链身串着一块看不出什么材质的小板块,上面刻着无法辨认的梵字,简单朴素。

“这样可以了吧。”


“......”

为什么这人送个礼物会让人莫名的火大?


 

【乱】


身为女子力高不知道多少倍的刀之一,乱正在帮我这个手残化妆。


睫毛刷精准的刷过睫毛,我下意识的一抖,刚想动作就被乱眼疾手快的按住了肩膀,他眨了眨那双青空般湛蓝清澈的眼睛,歪头嗔怪的笑道:“再稍等下哦,主人。”

为了帮我化妆,乱倾过上半身向我靠近,距离近到可以闻到他身上好闻的香甜气息,有几缕橘色的发不经意间从他耳边滑落,扫过我的脸侧,发丝交缠。


如果这时候开口向他要平角裤会不会很坏气氛?

为了摆脱不自在的感觉我努力的神游想着。


乱眯了眯眼,蓦然出声。


“可以哟。”



主人的话。

少年骤然贴近,娇软的唇瓣落在我的耳边印下痕迹。


“什么都给你。”

 

 

【江雪】


蓝雪花。

我转着花枝,细细打量着手上这刚入手的礼物。


叶色鲜绿,花色素淡,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季,也悄然的散发出几丝清凉的错意。

花语,冷淡,忧郁。


无论哪一方面,都一如它原本的持有者那般不同其他。


“别好了。”

那人宽大的袖口在收手时扫过了脸侧,我这才抬眼,目及江雪淡然如常的神色,刚想伸手去碰头顶刚拜托对方帮自己别上的花,就被他在半路反手拦下。


“会弄乱。”他微蹙起眉,不赞同道。

“...哦。”我悻悻的放弃,却发现手收不回来了。


江雪顶着满脸的超然脱俗,面不改色,顺势的就握住了我的手。

 

 

【小夜】


我还没想好要跟小夜要什么礼物。

其实我更担心的是他开口就说帮我复仇什么的。


还在沉思中,衣角被轻轻拉了几下,我刚低头看去,有什么湿软的东西从唇上擦过,迎面袭来的是若有若无的水果香气,下意识的张嘴,我愣愣的叼住了小夜递来的柿子瓣。


见我吃下了他剥好的柿子,小夜收手进怀里,掏了掏,又拿出了一个饱满的柿子,沉默的放入我的手中。


待了几秒不见我的反应,他眼中略沉,揪紧我的衣服拉着我坐下,这才低低开口。

“一起吃。”

 


【一期一振】


遇到一期时,我正抱着收集来的杂七杂八的礼物,欢快的蹦跶在回房间的路上。

也就是说。有药研的眼镜,厚的领带,骨喰的衬衣,秋田的白丝......



......


怎么办,突然有点方。Σ( ° △ °|||)︴


不过话说回来,我貌似快把粟田口一家从上到下扒完了。

难道接下来我要跟一期要裤子吗?


我自以为隐晦的扫过青年的下身,沉默着捂住了脸。

不,这个略羞耻过头了,倒不如说就是真的变态的行为了吧?!

 

幸好一期并没有注意我袋子里都是些什么玩意,他只是单纯的想来问我想要什么当礼物。

我想了想,定下了内容。


“摸摸脸就好了。”


并无多言,挺秀如竹的青年配合的俯低了身子,耳边几缕水蓝碎发随之落在他的脸侧,面带的笑容浅淡而温和,任由我缓缓碰上他的脸颊。


指下的触感凉腻而柔软,青年的皮肤简直好得不像话,在阳光下看上去几乎要发出光来,我有点羡慕的多摸了几把。

拉近的距离下,一期浅蜜色的眼眸里似乎倒映出了自己的身影。

浸润在满满一片将要化开的柔光之中,发酵出酸胀的气息萦绕在周。


正欲退离的手兀然被他反手覆住,一期略略垂下纤密的羽睫,语带笑意,“仅是这样便足够了吗,姬君?”

 


【清光】


如果不是清光在的话,大概我一年都不见得会涂几次指甲吧。

看着眼前低头正认真的为我涂着指甲的清光,我默默的想。


指甲上传来明显的凉意,柄刷扫过处,浓艳的红被依次均匀抹开。

抬起十指,在午后的阳照下,指甲上的红色泛着透亮的光泽,我不由再一次感叹着清光那令人叹为观止的指甲油技术。


“喜欢吗?”放好工具的清光撑着脸问我。

“嗯。”

“那送你好了。”

“诶?”


另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手搭在脉搏处攀附而上,他张开五指,缓慢却不容拒绝的穿过指缝,十指相扣,同色号的指甲油宛若特殊的禁锢,清光勾唇,露出一个如同猫咪般满足的笑来。


“连带着我这个涂的人,也送给你。”

 


【安定】


说完礼物的内容后,我埋下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看他。


事实证明我的厚脸皮还是分对象的,当对上一眼看上去性格温顺的安定时。

嗯,怂成狗。


一时的无言后,安定的声音在身边响起,伴随着围在脖间的柔软布料。

“这样,就可以了吗?”


戴着黑色护甲的手从眼前视线一掠而过,安定将围巾的另一头缠绕到我的脖子上,整理了几下,共同围着一条围巾的距离消除了几分平日的疏离,察觉到我偷偷摸摸的打量后,他无奈的揉了揉我的脑袋,没说什么。


我张了张口,半张脸没出息的埋入白色的围巾里,声音低弱。

“...嗯。”


超级可以的。/////

 

 

【堀川国广】


我到底在想什么呢。


口快于脑的说完那句话后,我和堀川面面相觑,气氛有些诡异。


最后还是好孩子堀川最先开口打破了寂静,看得出他启齿得十分艰难。

“...确定是,要腰带?”语调上升,明显的震惊大于疑惑。


我对着他静静的颔首。


于是堀川沉默了,我猜他大概在脑子里刷满了自家主君是不是点亮了什么奇怪的属性,但性格因素决定了他只是在内心里吐槽后,和往常一般应下了我的要求。


掀起衣服下摆,手搭上了腰间皮带,堀川迟疑的发问,“...现在就要吗?”

“你随意。”


于是他再次沉默了,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回了房。


半响,换上內番服的堀川微红着脸把自己的腰带放到我手中。

 

 

【和泉守兼定】


大概是目睹了我要来腰带的全过程,轮到和泉守时,这个明明一米八多的汉子涨红了脸,死死捂着自己腰的位置,满脸誓死不屈的看着我,咬牙开口:“这个不行!”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当我说出耳环之后,他很快又摆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震惊的望着我。

“就这样?!”


...你还想哪样哦?

 

 

【长曾弥虎彻】


“来吧,给我个大哥般温暖的怀抱。”

我面色坦然的朝长曾弥虎彻张开了双臂。


早就习惯我不按套路出牌的长曾弥倒也十分干脆,左臂一揽直接就给了我一个真汉子间的拥抱。

撞上他赤袒着的胸膛,我没忍住,悄悄的用手指戳了戳。


真结实。

 


【蜂须贺虎彻】


抱完虎哥还没走几步,一个转身,我和蜂须贺就正面对上了眼。


紫发半束,身着金色和服的青年自带贵妇气场的走近了我,目睹之前一幕的他脸色算不上好,凉薄的狭眸扫量过莫名心虚的我,他轻哼一声,到底没说什么过分的评语,只是好整以暇的从袖子里掏出一串钥匙来。


指尖一松,这小件金属物便闪着银光落入我的掌间。

“礼物,记得收好了。”


我定睛一看。


...是拖拉机的钥匙。



等等这钥匙不是是田当番轮流的吗?二姐你送给我这个真的不是因为想趁机翘掉内番吗?!!

 


【浦岛虎彻】


出于某种收集癖,我向身形相仿的浦岛提出了衣服的请求。


“唔。”

然而本以为会不假思索同意的少年却反常的皱了皱眉,他扯了扯自己敞开的衣袖,继而偷偷瞄了我一眼,苦恼道:“就算主人是平胸,穿我的衣服也不太好吧?”


......

一句话暴击。


“浦岛。”我平静的唤他。

“嗯?”

“我暂时不想跟你说话。”

“诶?我说实话而已啊?”

“出去。”

 

 

【爱染国俊】


“别乱动哦。”


爱染国俊不忘叮嘱了一句,他手上捏着的OK绷一点点的靠近我的鼻梁,在他因为过于专注而显得有些严肃的表情下,纱条压上,OK绷好好的贴在了我的鼻梁处。

因为是拜托爱染帮我把东西贴在和他同位置的地方,我一直保持着半蹲姿势,正好可以清楚的望见男孩明亮的眼中倒映出自己的样子。


两个明明没伤却贴着OK绷的家伙四目相对,接着就摸着鼻子噗嗤的笑了出来。

 


【石切丸】


眼前慈父风范的青年正弯着腰,耐心的替我理着耳畔散落的发。

他摸索着帽子旁边细细的黑色绳索,使其紧贴着脸部线条,带着厚茧的指腹滑至我的下颔,蹭过皮肤时感觉有些粗糙,同时也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


打好了结后,石切丸直起身,目光平和的注视着此刻戴着他黑色礼帽的我,像是记起了什么,嘴角带起一抹笑来。


“这么一看,真的有点像小胡子啊。”

 

 

【太郎】


朱笔点过口脂,就水化开妖艳的嫣红,在唇上不徐不缓的涂抹描摹。


绘好红唇,太郎将镜子转向我,搁笔静待我的反应。


冲着镜子看了看,不怎么涂口红的我僵硬的张着口,总觉得不太习惯,目光对上旁边人金色的瞳时,脱口而出,“太郎,抱我。”

疑惑的歪了下头,青年依言抱起了我。


没等他反应过来,我掰正他的脸凑上去,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红色的眼尾处,正义凛然。

“听好了,以后你质疑一回我能不能好好的使用你我就这么亲你一口!”


他顿了顿,手掌盖在了落下唇印的眼角默然。


几秒后,青年柔和了眉眼,低声说好。

 



——————————————————————————


终于写完了。刚好一上一下各21把刀。

憋了我至少七八个小时。生日过后再来码下篇有种莫名的心虚和羞耻,果然我不适合第一人称。

这大概也就是近段时间最后的更新了,六月高考过后订好了票,打算先去广州找我姐玩几天,等我浪回来就更新别的。


这里问一下,①刀剑喵舞第三弹;②真心话大冒险下篇;③李大砍刀后续;④找检非叔叔玩。

目前打算先把这四个补齐,想问一下大家打算让我先写哪一篇。


评论 ( 41 )
热度 ( 567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