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上学期间
远离网络

【刀剑喵舞】第二弹

刀剑喵舞第一弹点这
*拟兽paro,物种正常
*拟兽表见第一弹,这里不再重复发

————————————————————————

【01】


时间线拉回车祸前几个星期。


“喜欢什么类型的男性?”重复了遍问题,L小姐有些莫名的看着店长,“问这个你是打算做什么。”


“只是好奇而已啦哈哈哈。”店长抓了抓后脑勺,心虚的瞄着旁边。
“话说,刚好你玩的那款游戏里面不是就有不同性格类型的男士吗?用其中的某位来打比方就好啦!”

虽然心存疑虑,但涉及到自己所在意的游戏,L小姐回答得很干脆。
“要说喜欢的话当然全员都是。但如果是指希望达成恋爱关系的对象那种的话,像是爷爷鹤丸一期哥烛台切长谷部这一类的.........”


被点到名的几只喵汪悄悄竖起耳朵,接着就听到了对方无情的否决。



“统统排除!”

咔嚓咔嚓。
有什么碎掉了。

离她最近的雪哈不可置信的立起身,刚嗷呜了半声就被一只德牧一巴掌拍下回去,哼哼唧唧不甘心的趴回原位。


“....为什么?我记得他们在审神者中都挺受欢迎来着?”
“个人喜好不同吧,他们都太清瘦,”L小姐轻描淡写的下了某种意义上的死刑,“哦当然像店长你这种就只能算弱鸡了,老实说我算是偏好肌肉型的,比如岩融蜻蜓切同田贯他们的体型就很不错。”


“.....小L果然口味很特别呢。”
“但是性格上我喜欢药研那种稳重型的,”L小姐歪着头很认真的思考了片刻,摊手,“这么一来好像就没有适合的了。”


“嗷呜——!!”
“看来任重而道远呢...”店长安抚性的摸了摸怀中的猫,摇头叹息。


【02】

店里唯一的一只布偶猫漂亮得异常。


后面和他一起来的猫狗还好,没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行为,但是店里面原先就有的那几只母猫不同,自相互打了照面后,她们就像完全的被这只异性同类吸引了,一有空就会蹭着那只布偶喵喵的乖巧叫喊,厉害点的甚至抓了老鼠来邀宠讨好。


虽然猫咪能相处和谐是件好事,但老实说L小姐有些担心。


“......要不要找个时间带去做个绝育手术啊。”
她喃喃自语。

要是遇到发情期这是要开后宫生一窝的节奏。


即使被一群母猫包围,依旧面不改色维持着一派高贵画风的布偶猫闻言:“...... ......”

朝它投去同情目光的其他喵汪:“......”

在短暂的停顿后,它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迟疑的抬起了头,连叫声都透出一丝微妙的复杂情绪。

“.....喵?”


结果第二天,再没有一只猫黏着它叫唤。
  死老鼠死蝙蝠也都躺到了垃圾桶里。


L小姐:“诶(・-・*)?”

不仅是它,连其他的猫猫狗狗好像也都一夜之间迅速远离了店里面除她之外的雌性动物。

于是L小姐更加坚定了这一窝连着店长都是基佬的念头。



【03】

“小L你看~!”
门口处的风铃被晃响,紧随其后的就是店长那荡漾十分的声线。


L小姐刚从电脑后抬起脑袋,眼前就被大片夺目的浅葱覆盖,她脚在地面一蹬让坐着的椅子朝后滑了点距离,这才隔着距离冷眼对上自家脑子被门夹过就没有正常过的店长。


嗯。还是那个超粉色少女心的兔子头套和万年不变的酒保服。

唯一的区别就是外面套了件新选组标志性的羽织。

“好看吗?”他捧着脸颊的位置期待的看她。
“辣眼睛。”L小姐毫不留情的点评。

店长在原地没有动作,眨了眨眼睛。

“说实话会扣工资的哦~?”

“超级帅气的!!!”


“果然对吧!”成功收入她满是水分的奉承,容易满足的店长避开身子让出了路。
L小姐这才看到了他身后的那一只生物。

——套着同款的青白羽织,皮毛顺滑光亮的灰狼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踏入了屋子。

“......”


妈蛋。
这年头狼都要穿衣服了吗。

她意味不明的瞄了眼店长。


呵,情侣服。

L小姐冷漠的想。

“老虎,狮子,狐狸,然后,”她掰着指头一个个数过去,最后指向站在店门口散发消极气场的那匹灰狼,挑眉,“成年大小的狼。”

突然觉得自己哪天被吃掉也不奇怪。

尽管如此,在看到一只原本郁郁寡欢没有精神的半大猫咪,见了灰狼就像见着亲人般激动异常,还寸步不离绕着对方喵喵喵直叫的欢快样子,她想了想还是选择叹了口气,认命的去给它收拾新的窝。

不过在给它洗澡的时候,关于这头狼为什么要扯着羽织死活不肯松嘴还叫得凄厉无比这一点,L小姐略想不通。

话说回来,怎么又是头公的。

别问她是怎么知道的。


【04】

早上六点。起床洗漱,换衣出门。
六点三十,准时到达店里。清扫卫生,添水喂食。
七点半,开始遛狗散步。
十点钟,回到店里进行日常的猫狗身体检查。
十一点,开始肝游戏。登录失败。
十二点,吃饭,喂食,午休。


下午两点,分批洗澡。
近暮五点,再次肝游戏。登录失败。打电话投诉,无果。
六点十五,遛狗散步。
八点,肝游戏。登录失败。
九点,给它们梳理毛发。
九点四十五分,登录失败。砸电脑。
十点五十,进行闭店整理,收拾碗盆。
十一点,准备回家。


 以上。
  

......
...... 
  

等等。

  
 

 她把视线移向角落处的躺倒的英短深蓝毛猫,狐疑的眯起眼。
  
 

它是不是一天都没有动过?

  


【05】

出于健康考虑,L小姐认为那只成天没事干只知道睡觉的英短需要适当的运动下了。
于是她用店长的钱买了一堆逗猫玩具,找了个时间趴在它旁边开始专心致志的逗猫。
   

然并卵。
   

对方像是被这个执着的在自己面前晃的东西弄烦了,这才慢条斯理的抬起前臂,向她伸出爪子。
   

接着,稳稳的按住了逗猫棒。

并向你投来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
  

L小姐:“......”

这真是个神奇的世界。

她干脆自娱自乐,如是想到。


  
然后果断的摔了手中的逗猫棒。

啧。

  

【06】


意识到这只猫原来前后腿都还是勉强有续费的,已经是在几天后了。


那个时候L小姐正在补充喂食,蹲下身摆弄着分类摆放着的碗盆,突然觉得背后一凉,一股被盯上的熟悉感觉袭上心头。

众所周知,猫科动物都是喜欢来背后击杀这一套的,在这家宠物店待了几年对这套路熟的不能再熟的L小姐在意识到这一点时就立马扭过头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果不其然,约十步外,一只曼切堪小短腿猫站在那里盯着自己看,碧绿色的浑圆猫眸比上好的翡翠都要来得澄明透彻,专注的对着你时眼中盛满了明亮的水光,灵动异常。


见L小姐回过头来看了自己,那只小短腿猫像是很兴奋的原地蹦跶了下,软绵绵的喵了一声,接着就半歪着脑袋继续眼神攻势,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呜呜声,尾音带上了点撒娇的甜腻,摆出了一副询问般的姿态。

不得不说这窝喵卖起萌来杀伤力都太大了,即使是阅猫无数的L小姐都被这无辜的小眼神戳了下心口。


一时心软的她把手中的杂物随手放到了地面上,完全的转过了身子面向着它,摊开双手招呼道,“来,过来抱......”

她话还没说完,得到了许可的小短腿猫就耳朵忽的一抖一个激灵,压低前爪展现出了前冲的趋势,在快速的小碎步助跑后猛的高高跃起,向她落山般重重的扑了过来。


这好像有点不太对....?

意识到这攻势简直可以用凶残来形容的L小姐大脑僵了一瞬。


然而就这停顿的一秒,巨大的冲力已经狠狠撞上了自己胸口。

“喵喵喵~!”

有那么短暂的片刻,她感到胸口一甜,好像自己的血条哗哗的下降了许多。

因为本来就是半蹲的姿势,结果被这么猛力一撞,她不自主退了半步,没来得及稳住失衡的身体,坐到了地上,过程中还不忘接住成功抵达自己怀里后就不肯松爪的小猫,当心它摔下去伤到。


“......”她低头对上那双碧绿的猫眼
“喵!”

“...乖。”


啊。

现在的猫战斗力都这么猛的吗。

L小姐死鱼眼的对着天花板,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该多锻炼身体了。


奇迹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眼角扫到一抹熟悉的猫影,她愕然,不可思议的稍稍睁大了眼,目睹了那只从来不挪窝的深蓝英短从门口处迈着懒散而轻柔无声的猫步,慢悠悠的踱步来到自己身边的全过程。
先是上下打量了眼高度,这只英短无奈的摇了摇头,继而轻轻一跃——

跳上了她的肚子。

“噗。”

L小姐,重伤+1。

......大概猫都以为自己是小公举吧,你们有几斤肉好歹要有点自觉啊喂。


吐槽不能的L小姐刚打算把这两只踩在自己身上的猫撕下来,就看到那只英短张开了嘴。

叼起了原先缩在怀中的小短腿猫。


丢给她一个莫名的眼神,这只从头到尾行为举止都透出一股慵懒气息的英短又很快从她腹部处一蹬,跳了回去。

临走时,它刚迈了几步就又退了回来,瞄了眼她,看上去是犹豫了下,接着还是甩着柔软的猫尾,轻轻的蹭了蹭L小姐的脸颊。

蓬松的猫毛触感似是最为轻飘的绒羽,在脸侧一触即分,她甚至没来得及感受到什么,就只能见到它叼着从刚才被扯下来起就喵喵直叫的小猫离开的背影在转角消失。


她下意识抬手碰了下被尾巴扫过的脸颊,愣住。

“......这像是...在道歉?”


【07】

通过这次小意外L小姐终于摸索到了规律。

每次只要她拿那只曼切堪小短腿来钓着,那只不肯动的英短都会一反常态的积极起来。
无论如何,算是达到多运动的目的了。


这么积极乐观想着的她。


下一刻就被被迫性的跑动了大半天的懒癌猫愤怒的抽了一尾巴。

......很好,这次确切的感受到了。

远远看着被一大群喵汪围攻的英短,L小姐默然的移开了眼,强行无视。


【08】

因为以前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受寒落下了病根,每一回生理期来L小姐都会腹如绞痛。

好比如,今天。

白着脸进行日常的整理清扫和换水添食,完成任务的她坐在椅子上蜷起身体,开始默默的忍痛。

后面进来的店长歪头瞅了瞅她,跑到柜台处翻了下日历,在看到日期后就抓着脑袋思考了会,哒哒哒跑到厨
房里冲了杯花茶递给她。

紧接着贴心的捧上了一只超大号的缅因猫。

“给。暖暖肚子。”
他一脸真诚。


“......”
你问过人家猫的意见吗。

低头看着被放到自己大腿上的猫,毕竟是出于好意,L小姐难得一次没有当面吐槽不靠谱的店长,叹了口气想把猫放下去。

她扯了扯。

没扯动。

“......好吧缅因有点分量很正常。”
并不是自己体质过弱需要锻炼的错。

她加了点力气,结果对方干脆爪子勾住她胸前的衣料不撒爪了,还理直气壮的仰起脑袋与她对视,瑰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自带眼线的效果让这只她亲手确定过是只雄性的猫多了分妖孽感,而此时它哼哼淡粉的鼻子,主动用头抵在她试图拉动自己的手上,发出无声的抗议。

“......”
看起来不想走。

L小姐感叹,只好率先妥协。

一团热乎乎的温度发源体窝在肚子上的确会舒服点,见猫它自己都挺乐意的,也只好放任着去了,L小姐调整了下坐姿,好让这只体型较大的缅因猫能够躺的惬意些,另一边拿起盛着定神用花茶的透明玻璃杯小口啜着。

见占位成功,她看到店里面唯二的那只缅因猫也站起了身,隔着半个屋子的距离它直直的望来,目光沉静如练,却明亮有神。

“...我腿上放不下了。”


对上那双于猫而言略为狭长的金眸,她下意识蹦出这么一句,随即就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试图对一只喵讲道理,不由再度怀疑自己这数日来的反常。


而闻言的那只缅因猫眼中光辉几乎是顷刻黯淡,长毛的尾巴大概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垂下落到地面,低着头对着眼前的地面怔怔的发呆。

这种和店里其他多数花式争宠求摸抱的喵汪截然不同的安顺态度,反倒让L小姐腾升出诡异的负罪感。


“我怎么觉得它们成精了呢......”她喃喃道。

而沙发的另一头,不知何时也给自己泡了杯热饮的店长捧着冒着热气的咖啡杯,气定神闲的远目前方的虚无,摆出老气横秋的口吻道:“可不就是成精了吗。”

L小姐斜睨,秒拆场。

“带着头套你喝什么?”
“捂捂手不行么。”


【09】

“我要报警。”


L小姐不带感情的说出久违的台词,低头看着手中物品。

“为什么你会有情趣道具用的皮鞭。”她冷漠脸对上店长,空余的手利落的掏出手机点开界面,指尖停留在拨号键上,大有一言不合就果断举报的意思。


“不不不小l你听我解释!!”


事情是这样的。

自从不知从哪里拐回来这一窝神奇的喵汪后,自家店长待在店里的概率直线增长,要知道从前一个星期都难见到他几次,虽然那张脸在自己面前晃的有点烦,但碍于身份上这货还是给自己支付工资的L小姐也不能开口让他滚蛋。

于是,这天。
她在照例逗着小伙伴们愉快的玩耍。

以前L小姐即使要确保店中小生物们的运动量,多半用的也是无需人工操作让它们自娱自乐的,如电动老鼠和猫转盘之类。
但现在这群新来的小家伙对此却完全不买账,她只好撸袖子亲自上阵,并且在该过程中总有种自己才是被纵容宠着的那一方,就是那种明明不是很感兴趣但为了不让你失望而只好陪你玩逗你开心的画面感......

中途店长就躺在亲自打的地铺上笑哈哈的旁观。
等他见到其中混入了只萨摩耶,表情才怔松了片刻,变得微妙起来。

那只萨摩耶最为积极,蹦蹦哒哒的一直往她身上扑激动地狂甩尾巴。

稍加思索,店长从窝里爬出来,跑到柜子那里翻捣了会,掏出了令L小姐无言以对的小皮鞭。


“用这个它会更兴奋哟!”傻白甜的店长献宝一样把东西塞到她手里。


“......”沉默的盯着对方的l小姐。

她低头看看黑色的鞭子,再抬头看看满脸诚恳殷切的店长,最后侧头,视线定定落到还在原地蹦跶跳脚的萨摩耶上。

“......”


“不信你看!”以为她心存怀疑的店长不作他想,握住了她的手顺势往地上一甩鞭子,顿时店里传出了啪啪的脆亮响声。

至于那只萨摩耶,就真的像被戳中了奇怪的点一样兴奋到隐隐颤抖,仰起脑袋嗷的大叫一声跃起,朝她直面扑了过来。

这重物袭来的既视感让L小姐终于没忍住,身躯一震,手抖了下差点没抓住那烫手山芋。


她睁大眼睛,只来得及退后了小半步。

“等——!”l小姐惊恐的呼道。
“嗷呜!!”


一道棕黄的身影于电光火石间飞速窜出。


半空截杀住那只萨摩耶,这只突然出现的芬兰猎犬咬着它的脖子两狗滚到了一边,滚了几圈后止住趋势,猎犬退开,嫌弃的吐出嘴里的残毛,依然警惕的对着那只因被阻拦而显得不满的萨摩耶,喉间发出进攻前的低吼,威慑十足。



店长:【目瞪口呆.jpg】
“厉害了我的【——】......”他低声喃喃着什么,词语闪烁模糊消散在齿间。


同样被惊到了的L小姐却没心思注意店长的话,她维持着原先的后退姿势,微微张开了嘴。


怎,怎么回事?!

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感动啊。


心里刚起了这个想法,L小姐抓紧了鞭子,抿唇调整好自己面上不自然的异色后,跑到了还在互怼的两只汪旁边,见她过来,两狗不约而同结束对峙局面,退开给她让开位置,一只又开始甩尾巴喘着气眨巴着眼望她,而另一只警惕着萨摩耶有什么动作,边温顺的蹲守着向着她半低下头。


“喜欢就给你吧。”
L小姐把鞭子放到萨摩亚前的地板,对方用爪子推了推,目光可怜兮兮的追着她不放。


L小姐现在却真的没心思去注意其他,她张开手一把抱住了芬兰猎犬,没忍住的用力蹭了蹭它可能有点扎的被毛,怀中被填满的充实感让她腾升出满满的安心和棉花糖般松软的幸福感。

被抱得措手不及的芬兰猎犬开始稍显不自在的小幅度动了动,但很快就适应了这个完全陷入温暖怀中的拥抱。


它小心翼翼的把脑袋搁在L小姐的肩上,回应一般亲近的磨蹭了下她的发,那双深色的瞳中是逐渐安详下来的静谧色彩,透出紧接惶恐后涌出的,却也被习惯性克制住了的丝缕欣喜。


“好孩子好孩子。”
L小姐摸着它搁到自己肩膀上同时不敢卸力怕给她带来负重的脑袋,发自肺腑的表扬道。


“嗷。”
“诶嘿嘿嘿。好乖好乖。”
“呜呜。”

完蛋,小L智商掉了。


这下店长更加感慨了。

“厉害了啊【——】......”


对于这种目前还没有谁能得到的待遇,一屋子喵汪集体陷入了沉默。

同样想截杀但是速度没跟上的雪哈/德牧/狼青:“......”

机动高了不起啊。

啧。


【10】
时间线再度回归到L小姐拉开门后的那一刻。


她满脸死寂的盯着庭院中默默同一时间刷刷刷扭头望着自己的那群付丧神们,突然觉得自己丧失了语言能力。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何等的卧槽。


“......”
“啪!”

她猛的摔上门,将一众人惊慌诧异的脸隔绝在外,低下头抵着门开始久违的思考人生。

——“我是谁?”
——江户川之L

——我在哪里?
——本丸?

——我从哪里来?
——21世纪。

——我要到哪里去?
——.....大概是要狗带。


“.......”

果然还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吧。

她破天荒的微笑起来。


然而现实并没有给她自欺欺人的机会。

有谁来到了门前,隔着轻薄的和纸,对方的影子在她眼前落下一片晃动不安的灰影。
轻咳了声,一期一振温润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姬君?您还好吗?”


不好。

  

L小姐木然的重新拉开门,以自己164的身高微抬头和一期一振四目相对。

取得审神者良好反应的一期一振眼中掠过一片喜色,微
笑着正准备再接再厉的开口,“主...”


“啪!”


L小姐双手毫无预兆的拍在对面人两颊上,感受着掌心传来的真实触感,神色扭曲了短短一瞬,很快又被掩盖,她再度沉默了会,抬眼瞄了眼被这一突来击拍的有点懵的一期,斟酌着提出疑问。


“草莓一期?”

“嗯。”
收起惊愣,一期得体的笑着回应。


“活的?”

“是的。姬君。”

俊美的青年盖住她还落在自己脸上的手,白色的手套指尖染来些微的冰凉,他轻笑了下张开五指将她的手紧密的包住,动作轻柔。


“这一点您不是已经感受到了吗?”

他目中的柔光简直要溢出,霎时间将世界都点亮,粉樱飘荡,那是胜过任何宝物的流光溢彩。


看着面前这个浑身闪着kilakila简直要亮瞎人眼王子光环的水色发军服青年,L小姐却突然不合时宜的冒出一种诡异的熟悉感。
她顺着紧扣着透出禁欲感的军式衣装,目光寸寸下移。



最后停留在一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一个可能的猜测呼之欲出,因为过于震惊而令她一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单刀直入的脱口而出。



“我是不是摸过你的蛋蛋?”

“.......”


咔嚓。

王子式的完美笑容甭碎了。


很好。

空气安静了。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的L小姐默默收回了手,捂着脸不再看他们。

要死啊。

我这嘴。

————————————————————————————
第三弹点这

评论 ( 41 )
热度 ( 394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