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上学期间
远离网络

【刀剑乱舞】我锻的可能是假刀①

*梗来自B站一个视频,源头貌似是微博?

*放飞自我



————————————————————————


1.

 近日,政府又推出了限时锻刀的活动。


1414号审神者对此表示不屑一顾。


“呵呵呵你认为我还会相信这种骗我资源想让我倾家荡产的活动吗?:)”



“......”


“.........”


“............”

 


是的。

 

我信。

╰(:з╰∠)_



2.

 政府资助的资源到手的那天,审神者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紧接着她的哀嚎就响彻了本丸。


“一期啊我的好一期!我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我发誓!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被抱住大腿而无法脱身的一期一振只是微笑着回视:“还请主君自重。”

“不要!除非你把仓库的钥匙拿给我?刚才我明明看到了送来的资源了,稍微用一点又不会怎样!拜托啦拜托啦!!”

审神者形象全无的赖在地上,死死的抱着对方的大腿不撒手。


作为被耍无赖的对象,俊雅的付丧神扯着不稳的裤带,冷静的保持笑容道,“死心吧主君,上一回您也是这么说的。”


“然后就把全本丸的资源赌没了。”


“……那只是个意外。”

“^ ^”

“我这次绝对会见好就收!”

“^ ^”

“你上次把我的资源都拿去锻短刀我都没说什么!!”

“那是为了增加战力。”

“我要十二振同样的短刀增加个球战力啊摔!”

“请问您对舍弟们有什么意见吗?”

笑着拔刀。


“……一期你变了。”

“^ ^”

“……不,我没有意见。”

 


3.

明面上抢不过,审神者只好背后搞些小动作,在把一期一振安排去远征的队伍里后,审神者可以说是扬眉吐气的在一期寒若冰泉的视线中,得瑟的接过了本日近侍长谷部毕恭毕敬递来的备份用钥匙。

谢绝了其他刀的陪伴,审神者在一众付丧神自觉要完的眼神中,欢快一头扎进了锻刀室。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审神者发誓。

她绝对不会这么的作死。

 

只是已经来不及了。



4.

在锻刀室待了一个多时辰后,审神者点算着剩余的资源,叹了口气。


最后一回吩咐好刀匠把ALL999的资源扔进炉子,拍着手正准备去拿加速札的她却突然听到了一丝异动。

十分古怪的感觉,仿若山雨欲来前的瞬息即逝的万籁俱寂。


在详细查看情况之前,直觉不对的审神者一把捞过刀匠飞快的冲向了门口!


踏出屋子的最后那刻,审神者没忍住回望了一眼,在隐约看清锻刀炉上显示的时间时,她蓦地缩紧了瞳孔。



——【99:99:99】

 

……


什么鬼???

这就是新刀的时间吗?

 

她抽了抽嘴角,来没来得及吐槽更多,随着一声巨响,背后猛的袭来一股热浪,炸裂的气流裹夹着细碎的石子,狠狠的把她推向了远处。

眉心一皱,审神者及时的运转灵力将自己护起,即便如此,还是因由这股冲劲在地上滚了几圈后,才堪堪的止住身子。


“咳咳。”

被浓烟倾灌的喉里发出不适的咳呛声,她抬手一抹脸,看着被熊熊火光包围的锻刀室,表情出现了一瞬的崩裂。


“……等等,它,它是不是炸了?!!”

被她拎在手上的刀匠同样的满脸呆滞,哆哆嗦嗦道:“不,不知道啊,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总不可能是她的执念太深导致的吧?


两人相对无语,审神者只好把注意力转回发源地,因为灵力的覆笼,她自然能够感知到,不远处的浓烟滚滚中悄然出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存在。

烟雾弥漫中的人影刚有了个模糊的线条,他粗犷的声音就先一步穿透了翻涌着的雾幕。


“咳咳咳!这鬼地方烟咋这么多啊?”

 

 

5.

额,这声音好像有点耳熟啊?

天朝出生,在此兼职的审神者疑惑的皱眉。

 

下一秒。

回想起来的她双腿一软,差点跪地。


QAQ!!!?
卧槽!???



“主人!”

恰巧在此时赶至她身边的加州清光连忙单手扶住她,另一手则是握在刀柄上,拇指压低,推出几分刀身,面色严峻,警戒着烟熏火燎中慢吞吞行走出的人影。


听到巨响而赶来的付丧神们也纷纷看向那方。


只有猜到了什么的审神者,颤颤巍巍的撑着膝盖试图站稳,艰难的组织着语言开口。
“不各位请先……”



迟了。


那人已经彻底的从掩盖身形的沙尘里迈步而出,衣装素旧,气势未减,压低的帽檐下,目光如炬,他的身上带着缭绕不散的硝烟与战火气息,声若洪钟响亮穿透。




——“你他娘的就是老子的审神者吗!”
  

审神者一个哆嗦,结结实实的跪在了地上。 

 

 




附:

 

【NO.00 李云龙】

【刀种:大砍刀】

【语音(部分)/台词拼凑/微改】

 

 

【入手】

你他娘的就是老子的审神者吗?!


【万屋】

娘的你个败家子,咋不省着用?你小子还敢发牢骚,小心老子揍你!


【锻刀】

你个兔崽子,意思意思就行了,咋这么没心眼呢?瞧瞧,都他娘的见底啦。


【制作刀装】

要我自己搞武器,行啊,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啊,总要点自主权吧。


【战斗】

什么武士道,老子打的就是武士道!


【受伤】

他娘的!


【手入】

没脸见人了。


【真剑必杀】

把老子的意大利炮拿来!!


【刀剑破坏】

我要死也要死的像个爷们,我不能这样窝窝囊囊的死了,要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

感觉这锻出来第一个死的就是婶婶← ←

②点这

评论 ( 107 )
热度 ( 904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