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开学期间
咸变死鱼

【刀剑乱舞】战扩期间的本丸

*我家本丸实况
*我家刀男,在你看来可能会ooc
*小学生文笔
*战扩歇息时码出的片段,乱七八糟,语言粗糙
*无实质内容
*第二人称

————————————————————————

    出阵部队回来了。

    你早早的就守在了本丸门口,为的也是在第一时间迎接他们。
    意料之中的,战况惨烈。

    尽管做了心理准备,你还是忍不住蹙起眉,随即很快就跟着留守在本丸的其他人招呼着伤员,一刻不停的忙活起来。

    身为队长的小狐丸脸色略倦,原本就身形高大的青年因沾上的硝烟与血锈气息而更富有侵略性,不过那双猩红的眼却在看到你时顷刻柔和。
    他收敛起战场上凛冽的气势,就像只大型犬类,撒娇般的把头靠在你的肩上,半真半假的抱怨,“小狐的毛都乱七八糟的了。”
    你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边把他往人满为患的手入室里推,“待会就给你梳理,先去手入,要是待不住就用加速札,厨房里有油豆腐,我待会让人拿给你。”
    小狐丸明显还想再赖一会,但看你忧虑的神情,微顿之后,他妥协的直起身子。

    “无需担心。”
    明明外表野性十足的他却十分轻柔的伸手碰了碰你的脸,还细心的避开了自己沾血的位置,眼中满是温柔,郑重的许下承诺。
    “小狐一定会为您带来所希望的结果的。”

    你很感动。

    然后果断的把他推进了手入室。


    接着急匆匆的转身去察看其他人的情况。

    带着轻伤的鲶尾和骨喰被粟田口的短刀们团团围起,鸣狐站在外围,正偏过头跟担心他的伴狐低声交流着。

    爆了真剑的浦岛虎彻坐在同样等待手入的蜂须贺虎彻旁,你经过时恰好听见了蜂须贺冷淡的说着“不过为了一把刀,竟然让虎彻的真品落到现在的狼狈模样”和“竟然还带回了那种卑劣的赝品,虎彻后面那么大的‘?’难道看不到吗”之类的话语。
    浦岛苦笑着,努力说着些好玩的事情来分散自家心情不佳的二哥。

    昨天捞到的长曾祢虎彻因为没有练度,在这次战扩期间根本帮不上忙,现在只好和同样是昨天捞到的浦岛二号机,抱着双膝窝在角落呆呆望天。
   

    你放下仙人团子,加快脚步穿过了这一处。

 

    四处张望,你终于发现了牵挂的对象。

    有着一头金发的少年乖巧的坐在偏僻处,目光温柔的注视着庭院中的众人,在和你对上视线时他一怔,旋即绽开暖阳般的笑容。

    物吉贞宗是在一个星期前来到你的本丸的,勉强也跟得上其他人的进度,不过对于因为战力紧缩而让他出阵这一点,你总归还是不安的。

    “伤口没事吗?手入室那边还有空位。”你关切的来到他身边,皱眉看着他破损衣袖下露出的伤口。
    物吉笑着摇了摇头,“不了,还是让其他人先手入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口。”
    歪过头,少年清秀的脸上隐隐泄出几分烟雾般轻朦的歉疚。
    “抱歉啊,主君,明明让大家在秘宝里辛苦了这么久,结果自己却没能带来什么幸运。”

   

    #妈妈。
    我好像看到了天使。#

    你看着他,捂住了快要炸裂的胸口,连连摆手。
    “不不不不不物吉你已经帮大忙了!你能来到我的本丸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运了!不需要觉得抱歉什么的哦!”

   
    “的确。不需要觉得抱歉的哟!”
    另一个银发金眸的付丧神从他身后猛的冒出,哈哈哈笑着拍了拍物吉的头。

    “鹤丸?”你看着突然出现的鹤丸国永,恍然想起,“诶诶诶远征部队已经回来了吗?!”
    “就在刚才呢,”鹤丸往自己嘴里塞了串团子,声音有些含糊,“没能在门口看见迎接的主人有些失望呢。”

    但是此刻的你根本听不进他说什么,僵硬的转过头望去。

    啊。
    要死。
    了。

    水蓝色发的俊秀青年面色严峻,在问过鲶尾骨喰的伤势后,他来到了你的前方,眉眼略为冷淡,语气恭敬却莫名的给你带来了不容忽视的压力,“虽说对于刀剑来说,战斗是本职,主公让弟弟们出阵我自然也并无怨言。”

    只是我出发前似乎拜托您照顾好他们的。
    你脑补出他未尽的话,心虚的眨了眨眼。

    “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一同出发吗?身为兄长,保护弟弟毕竟是我应有的责任。”
   

    “......”

    祸不单行,从中伤的宗三那里才回来的江雪也走向了你。

    “果然,战斗就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虽说厌恶战争,但看着弟弟受伤,果然还是无法无动于衷。”
    “也请,让我同行吧。”

    “.....”
    不不不不你们修起来老贵时间还长好吗!へ(;´Д`へ)

    一向不嫌事多的鹤丸“哇哦”了声,饶有兴趣的看着热闹。

    他的身后,本丸中唯二的两把大太刀,在放好远征得来的物质后,也慢悠悠的赶来了你身边。

    环视了一圈惨烈的伤员数量,神刀的目光染上若有若无的悲悯。

    “这就是世间的情况啊....主人难道没有使用我的能力吗?”
    “虽说是祈福用的存在,但身为刀剑的本分我并没有忘记。”

    “......”

    不不不不不不你俩修起来更贵了好吗!!!!!∑(°Д°ノ)ノ

    跪求别闹。(இωஇ )

    就在你迎着两位兄长刀和大太刀的视线攻击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的时候,突然有谁,小心翼翼的扯了扯你的袖口。

    你低下头,看到了表情微妙的爱染国俊。

    “那,那个,”平日一直活力十足的他难得不自在的抓了头发,满脸纠结的干巴巴道:“忙不过来的话,不用那么急着把国行接回来,也是可以的啦.....”
    他抬起眼飞快的瞄了你一眼,抿了抿嘴,小声的嘀咕道:“反正那家伙做事也没什么动力,还要我和萤丸...”
    爱染忽的消了音,眼中的光暗了下去。

    你低头看着情绪低落的爱染国俊,蹲下身去,张开手臂,虚虚的环住了眼前的小少年。

    “抱歉。”
    你摸了摸他的脑袋,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

   

    说起来,你最愧疚的,就是爱染了。

    在你的本丸里,左文字一家是最早聚齐的,今剑虽然没有关系最好的岩融陪他,但好歹还有同是三条家的小狐丸和石切丸在,粟田口更不用说了,在一期也来了之后这一大家子几乎整天都是飘花状态,而虎彻一家终于也在昨天到齐。

   

    而来派里却还只有他一个人。

    “上一次没能把萤丸带回来,这一次,至少想再努力看看。”
    “所以,该说抱歉的,是我。”
    你感受到对方圈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一紧,拥抱的动作更加小心了。

    “请为我加油吧。”
    “爱染。”

    “......嗯。”
    怀里传出的声音闷闷的。

    下一秒,爱染扬起头,又恢复了那副活力满满的样子,他眼里耀眼的光彩复又亮起,刮了下鼻高喊。
    “哟西!那么,我也要更加努力了!”

    打胁的队伍在休整中,空闲的短刀于是向你提议出阵三条大桥。
    备好刀装后,他们和你一一告别,兴奋的样子似是外出郊游的小学生,而不是即将与凶险的溯行军进行对战。

    你站在本丸的大门口处,不停的对着离开的方向挥手,直至短刀们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视线的尽头,也依旧保持着姿势,微笑着岿然不动。

   

    身后一期江雪的视线几乎要把你烧穿。

    绝对。
    绝对。


    你深吸了一口气。


    要把这两个人。
    送去18小时的远征。

    你扬起笑脸,在心里默默坚定了这个念头。

————————————————————————
先两百次王点看看情况吧。
再多估计要破产了。
爱染我对不起你。〒▽〒

写这个很大一个原因是我这边——

带回虎哥那一次二姐黄脸了。
鲶尾骨喰宗三齐爆真剑后。
刚想着排队等洗澡。
远征的一期江雪回来了。
一瞬间的脊背发凉。
回头看看飘花的爱染。
突然心疼。〒▽〒
对不起我太非了....(。 。   )

评论 ( 25 )
热度 ( 172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