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上学期间
远离网络

【刀剑乱舞】真心话大冒险的场合【上】

*ooc有
*乙女向,全员对婶婶有好感,并不限为男女情
*婶婶属于撩不动的类型


————————————————


眼前,是一个很好看的少年。


银发耀眼,面容精致,胜于女生的清秀眉眼,那双比菖蒲紫要深上几分的眼眸平静如幽泉,不带感情的直直回望着对面的人。少年的身姿纤细而挺秀,即使是寻常的内番服都无法掩盖他的俊雅气质。

无论,怎么看,都是,非常非常好看的人啊。


所以。


审神者和面无表情的骨喰僵持着,一手伸到身后,碰了碰还在晃荡弧度的裙角,证明并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掀我裙子干嘛。”

沉默许久,她率先开口,打破了两人间诡异的寂静。


是的。就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给人紫藤花枝一般的印象的骨喰藤四郎。

在上一秒掀了她因为气候步入暑期而换上的黑红纹百褶裙。


审神者有些牙疼。


重点是,这个人无论是行事前还是当场被抓获后,都还是坚持用一副无比纯良的表情盯着她看。


“主君。”


少年神色微动,终于开口,认真道——
“为什么要在里面穿安全裤?”


“......”


#一期快来你家弟弟好像有点不正常#
#少年我告诉你你这样是会被当做耍流氓的#
#长得好看也没有用!#


“......老实说是因为太久没穿裙子,底下凉嗖嗖的不太习惯,”审神者木然道,“但是现在突然觉得是无比明智的选择了呢。”


“噗嗤。”
拐角处忽然有人笑出了声。


审神者投去视线,就看到被发现后坦然大方自动走出来的一行人。


“抱歉抱歉,”走在最前头的鲶尾藤四郎笑着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不过没想到兄弟你真的一句话都不说就下手了啊。”
“骨喰意外的耿直呢,不过没想到主人还会穿安全裤诶?”
“实在是太不风雅了。”
“不过勉强也算过关了吧?”


“......你们又在搞什么?”目送骨喰一言不发的走回鲶尾的身后,审神者大概也已经猜出了这又是什么游戏。


“是真心话大冒险哦,”鲶尾拍了拍骨喰的肩,笑容灿烂,“然后兄弟抽中的就是【掀一位异性的裙子】,我们也只是来监督的而已。”
“不过既然被发现了,”黑发的付丧神可爱的一歪头,头顶的呆毛一跳,“主君要不要也加入我们呢?”



——事情就是这样子的。



等跟着双子来到了他们游戏的居室后,审神者才发现无聊跟着大家在玩游戏的付丧神还不算少,看到她出现在这里都有些意外,不过也接受的很快。


“诶诶主人也来玩吗?这个真是吓到我了。”本丸第一搞事丸鹤丸国永兴奋的揽过审神者的肩,朝自己的位置拉去。

“所以说掀裙子什么的实在是太失礼了。”这是皱眉训斥的一期一振。

“喂喂喂一期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吧。”这是拎着酒壶斜睨的次郎。

“阿,阿鲁几!?非常抱歉我竟然没有阻止他们!”这是立马土下座的长谷部。

“哈哈哈,小姑娘也来玩吗?甚好甚好。”这是笑得老年痴呆一般的三日月宗近。

“嘛嘛,人多一点才有意思不是吗?”这是捧着茶杯的莺丸,他笑容和善道,“如果大包平在就更好了呢,对吗,主君。”

“...没兴趣和你们搞好关系。”背对着他们的大俱利。

“反正仿品也没有人会在意。”拉低被单窝在角落的山姥切国広。

“和睦是最好的。”合掌低声的江雪。

“笼中鸟也只有这般的乐趣了。”阴郁偏首的宗三。

“或许有人会想要复仇。”言简意赅的小夜。


等等等等。



“...你们到底是有多闲啊。”审神者忍不住吐槽。


她拍掉鹤丸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正想要去翻放在正中央的纸牌,却被某个人拦住。


笑面青江握住她的手腕,笑着摇头,“突然加入游戏是需要点通行证的哦?”
“比如说,先回答个真心话如何?”一指划过唇角,他笑得意味不明。


“行。”

审神者没什么异议。其实她也只是闲的发慌来凑个热闹。


“那么。”笑面青江笑意扩大,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眼色,简单直白的丢了个直球。


——“主君是生娘吗?”
“是啊。”


秒答。

空气略一凝滞。



审神者皱起眉,环视了一圈因为她干脆的回答而多少愣住的刀剑,奇怪道,“干嘛这幅表情。我还未成年,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再说,你们不也一样吗?”


“大家都是处有什么好互相伤害的。”


坐得离审神者最近的药研看着满脸莫名其妙的的审神者和欲言又止的同伴,戴着手套的手掩住挑起弧度的唇角,忍俊不禁。


 ......不他们可不是这个意思。
他在心里默默想。


然而审神者没兴趣知道自家的刀是怎么想的,因为对方的出神她轻易就挣脱了青江的束缚,一口气拿起了数十张写着字的纸牌。


接着,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向一位异性告白】
【亲吻一位异性】
【对一位异性用经典台词求婚】
【找一位异性公主抱】
【... ...】


——什么鬼啦整座本丸不就只有她一个不带把的吗!??


审神者扣住牌面,冷静的宣布。


“换牌。”
“开始游戏吧。”



中篇走这

————————————————————————————————

事实是,我还没想好怎么开始下面的游戏。_(:з)∠)_

欢迎提议,可指对象。行得通的话我会写在下篇里。【因为没想好后文,所以本文出场刀剑并不完全】

——好吧其实我就是想写开头的骨喰掀裙子而已【理直气壮挺起平胸】


评论 ( 36 )
热度 ( 567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