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开学期间
咸变死鱼

检非违使的场合

*小学生文笔

*接受不了检非违使崩坏画风的请绕道

*胡扯的脑洞

————————————————————————————

这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坐标。

疯人院厚壑山的某个角落。

出场人物。

某个不知名的审神者。

 

那么,事情到底是,怎么进行到这一步的呢......?

手里捧着莺丸提供的特大号饭团,审神者木然的一口口机械的咬着,双目呆滞的望着远方蔚蓝如洗的天空,没加任何佐料的饭团并不算多么可口,但是她现在也没有心情去挑剔这些。

和她的心不在焉不同,旁边的人却是吃得津津有味。

“不要把饭粒掉到我这边啊,阿D。”

审神者有气无力的拍了拍身边人姑且还是有点实肉的臂膀,不满的抱怨。

这一拍倒是引来了对方的注目,也才发现她基本上就没怎么动过的便当。

白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面容略显狰狞的青年转过头认真的盯着审神者看了几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的他先是数了数可携带式盘子里剩下的饭团,在确定了自己并没有多吃了她那一份后,青年的动作略一犹疑,有些纠结的放下自己啃到一半的梅子饭团,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把盘子往她这边推了推,抿紧了苍裂的唇歪着头继续专注的盯着少女看。

目睹了他全动作的审神者有些哑言,她抓了抓头发,果断的把那个缺了三分之二的饭团拿起重新放回他宽大的掌心中,“才不是因为觉得你吃得太多了啦!”

只是——

她忍不住朝身侧瞄去。

原本不远处的那块一人高的巨石被横腰削去一半,裸露出的平整截面上,此时正端坐着一名身着纯白狩衣的男子。

顺滑垂落的黑发遮盖着大半的面部,而其下形状古怪的黑漆面具则斩断了窥探来人真实容颜的一切可能,巨大的薙刀被放在了一旁,男子低头陷入了沉默的思索,然而,即使是他身上那诡谲的蓝紫色光,都无法掩盖其举止间隐约的平安期风雅。

察觉到她的视线,男子隔着距离朝她平淡的颔首示意,继而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为所动。

巨石上还坐着两人,头戴斗笠的打刀男子人手一份幕内便当,哼哧哼哧的吃得十分欢快,除了身上光芒不同外,两人的样貌几乎完全是互相复制得来的,感情似乎也不错,每扒几口还要击个掌,凑在一起用常人无法听懂的嘶哑杂音兴奋的交流着。

看上去简直一派和谐。

除了她以外。

审神者一把捂住了头,悲怆的发出一声凄厉的低鸣。

和谐个鬼啦!!

被政府的人看到她真的不会被当做异端解决掉的吗?!!

在阿D说要介绍朋友给自己的时候她就应该想到会对上的是什么人了好吗!!

陷入自我厌恶的审神者没有注意到身边人已经皱起了眉,直到肩膀处感受到一个略显尖锐的触感。她转过头,就看到本体为枪的白发青年正蹲在地上,他先是用骨爪在地上一个划拉,刮去草皮分出了一小块沙地,再用长着锋利长甲的指头颤颤巍巍的在地面上开始写字。

【又,卡,刀?】

写出来的字体歪歪扭扭并不好看,但见了多次的审神者很容易就认出了这句话,随后无奈的看着青年从身后炽烈的火光中随手一抓,掏出了数振刀,像摆摊大爷一样系数在地上摆开,他指着这几把刀,期待的仰头望她。

对此,审神者是拒绝的。

“不,浦岛虎彻你已经给过我了。”

“长曾弥虎彻我也有了你不要去打扰别人吃饭!”

“等等等等也不要扒别人衣服啊!!诶,三日月宗近?你又去打溯行军了吗?而且你也给过我了快点松手啊他要被你拎断气了啊啊啊!”

“所以说不要把自己本体也塞给我好吗!!!”

 

#震惊!世风之下和检非违使打得火热的审神者!#

#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敬请关注!下一更新我们将为您揭晓一切!#

 

“......”

一片混乱过后,审神者眼神死的看着对面正在被薙刀男教训的枪爹阿D,以及默默穿回衣服的两把打刀,再低头看看怀里硬是被塞入的数振稀有刀,平静的仰望苍天。

所以,事情,到底是怎么进行到这一步的......?

她叹了口气。

 

—————————————————————————————

题外话:

阿D=阿爹

我爱枪爹!枪爹不爱我!!

快来甩我一脸虎哥啊!!!【摔】

评论 ( 19 )
热度 ( 158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