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现封笔]
学业为重
游戏伤人

走走停停
感谢他们曾带来的一切美好与欢乐
对不起

【恋与/许/李/周/白】当你对他的好感度清零

*配合上一篇当他对你的好感度清零观看   你们要的反虐

*崩坏ooc 慎入

 

 





————————————————————————


【许墨】


再次相遇时,是在便利店的门口

 


你穿着素色的裙装,散下的发被雨水打湿,贴在了光裸的双肩上,正望着丝毫不见减弱的雨势,露出了有些困扰的表情

 

在发现你打着寒颤后,他快步走上前,撑开伞举过你头顶

你惊讶的回头,却是下意识的退了半步,避开他正欲为你披上的外套


他指尖微不可查的一顿,语气温和道:“披上,会感冒的”


“不用了,”你客套的道谢,“我等的人已经来了”

 


大雨滂沱,而你却毫无眷恋的从他所执伞下走出

踏着溅起的水花,义无反顾的奔向前方驶来的车辆  


没有回头

  

他注视着那名熟悉的男子脱下西装外套披在你身上,你没有拒绝

雨声嘈杂,远远传来的依稀交谈在他耳中却尖锐无比

 


“为什么不等我过去”

“就这点距离没关系的啦”

“……你不知道笨蛋更容易感冒吗”

“知道啦知道啦,快点回家吧”

 


伞柄上的手指渐渐收紧,直至指节泛白


他望着你离去的方向  眼中最后一丝的光亮也被扯入黑暗之中



或许

原本属于他的唯一色彩,也被自己弄丢了



 

【李泽言】

 

电话响了四五声,才被迟迟接通


同你的声音一同传来的,是背景里的喧闹伴奏,和一道模糊的欢快声线,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他沉下了声

“原来你所谓的忙,就是和一个十八线小明星去游乐场玩吗?”

 

不应该的


他想


这样的问话太过明显,简直就像控制不住脾气的小孩,在说出口的那一刹那他就后悔了


然而,你那头安静了几秒,等来的却不是从前那般的解释或无措,开口时的语气平淡而疏离,令人陌生

 

“是的,现在并不是工作时间,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有什么问题吗”

“以及,这种涉及私生活的事情,似乎与李总您无关吧”

“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挂了”

 

“……”

 

你静静等了片刻,接着便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他在原地举着手机,任由耳边的忙音一阵阵的不肯停止,久久没有动作,脑里浮现出刚才你发布的朋友圈里,举着冰淇淋和周棋洛笑容灿烂的自拍照,莫名的生出几分烦躁来

 


投资方与合作伙伴 ,这明明是他所希望看到的关系


可是等这一切真的变成现实

 

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么难以接受呢

 




【周棋洛】

 

他乔装打扮,在堆满的日程里,特意抽出了时间来公司找你


公司里似乎比平日要来的忙碌,然而即使人群来来往往,他依旧能在众人中一眼发现了背对着他的方向,正在与一名女工作人员交谈中的你


没有察觉到附近人视线中所含的复杂情绪,他欢快的来到你的身后,打算给你个惊喜

 


却忽然听见——



“嗯,我也很期待婚礼的那天”

 


瞳孔骤缩

 

听到声响的你回过身,眉眼间仍带着几丝未褪的羞涩与幸福笑意,见到他时,眨了眨眼,有些疑惑的询问


他视线下移,落在你手中的请柬上

 

两个靠在一起的名字,其中一个却不是他

 

嘴角挂起的笑一点点的僵硬,冷冻成冰

 


那个原本陪在他身边的薯片小姐

 

如今,却要成了另一人的白夫人

 



 

【白起】



他想你了

 

怀着想要见你的念头来到你的窗外,匆忙的脚步却戛然止于屋内相拥的身形

 

关了灯的室里,唯一的光源只有蛋糕蜡烛微弱的火苗,良好的夜视能力却能让他看得清,你在那人怀里时展露的笑容

 


手中花束被风扯下瓣叶

 

 

在许墨低头吻向你的那刻,窗帘猛的扬起,灌入的风将桌上蜡烛悉数吹灭,骤然降临的黑暗引起你的一声惊呼


许墨若有所思的向敞开的窗望去

 

外面   空无一人




——————————————————

说好的男神老公呢为什么上一篇评论一溜的要反虐_(:з」∠)_……

话说中感觉白起那更像在捉奸

评论 ( 83 )
热度 ( 1214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