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现封笔]
学业为重
游戏伤人

走走停停
感谢他们曾带来的一切美好与欢乐
对不起

【恋与/白/周/许/李】冬天里的冰手攻击!

*作死的入坑_(:з」∠)_,OOC有

*圣诞快乐



——————————————————————


【白苏苏】


——“冰手攻击!”

你猛的把冬天里冻得冰冷的手伸向他的后领内。



毫不意外的,手腕在中途便被他反应迅疾的翻手擒住。


在回头看见来人是你时,他凌厉的眉眼顿时一缓,禁锢在你手腕上的力道也顷刻放轻,改为温和的环住。

“你在做什么?”他转身面向你,说话间顺势将你的手裹入宽厚的掌中,当察觉到你指尖那过低的温度,他不由皱了皱眉,拉起你的手,极其自然的揣进了他外套的口袋里,一面又单手解下自己的围巾,朝你的方向半俯下身来。


“天气冷了,多注意点。”他语气平淡的嘱咐,口中呵出的雾气落在你耳畔周遭,沾染上令人耳红的湿热。

细心的替你掖好边角,确保寒风不会从空隙灌入后,他才松了蹙起的眉头,低头静静地凝视你半晌,嘴角突然轻微的勾了下,对其方才一连串的动作并无自觉,仿佛只是寻常不过的开口问道。


“这样,暖和些了吗?”

 



【周萌萌】


“呜哇!”


他浑身一抖,睁大了眼睛扭头,在看见你心满意足的笑脸后顿了顿,无奈的跟着笑了起来。

“吓我一跳,原来是薯片小姐啊。”


“不过,我可是会反击的啊。”他压低声线,故作严肃的回了一句,在你愣神时从座位上跃起,学着你先前的样子猛的把手蹿到你的脖颈之间。

你根本没料到他会这么做,在他的“报复”袭来时不禁下意识闭起了眼睛,往后缩了下。


下一刻,预想的寒冻并没有到来。


贴在你脖子那的,只是手套外层那细软的绒毛。


你小心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他灿若冬日暖阳的笑容,眼中清波微闪,盈满计划得逞后的清亮笑意。


他扬了扬手上戴着的手套,对着你眨了眨眼,“这是经纪人准备哦,不过有点大。”


“要一起戴吗?薯片小姐。”

 



【许撩撩】


——“冰手攻击!”


你兴奋的踮起脚尖,手勉强贴上了他的后颈处。


人体表面的温度和你手上的低温形成了鲜明的温差,感受着热度一点点的蔓延过来捂热了掌心,你忍不住偷笑,同时等待他惊吓的反应。


但是被贴着的那人却岿然不动。


他垂下眼,平静的翻过手中书本的一页,面上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异样波动,如同后颈上那双紧紧捂着的冰手并不存在般。



你沉默了几秒,觉得踮起脚有点累了。


“……你不冷吗?”


“没事,”他低眉轻笑了下,微微偏首,望向你的墨色眼中浸润着细碎如星的笑意,与几分毫不掩饰的纵容。



“你喜欢就好。”

 



【李怼怼】


他的反应比你原本料想的要大。


没有旁人的办公室里,只有几秒前刚被甩落的钢笔在桌面滚动时,发出了细微的咔哒声响,衬得你和对面那人之间的沉默愈发诡异。


你维持着伸出手的动作,略为尴尬的站在原地,看着已经从座椅上起身,凭借身高优势,正面无表情的低头盯着你的某位总裁,他西装革履,身材修长,俊秀的面庞此时紧绷着,犹如寒冰覆盖,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


就好像刚才被你突袭后,惊到笔脱手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你刚刚在做什么。”

他挑眉,冷声开口。


“呃……开,开个玩笑?”你干笑着后退了几步,有些后悔自己的心血来潮。

“幼稚。”


果然被这么说了啊……


他面色阴沉的收回捂在后颈上的手,驻足着沉默片刻,继而颇为不自然的朝你瞥去一眼,语气依旧算不上好。



“怎么,你很冷?”

 



半小时后。


来送文件的魏谦刚一开门,就被办公室扑面而来的热气给震在了门口。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室内明晃晃开到了三十度的暖气,再瞅了眼穿着你那生无可恋的表情,以及桌子后,卷起衬衫袖子,正气定神闲翻阅着报告书的李某总裁。


表情复杂.jpg

 

 

 ————————————————————

 *脑洞源于宿舍某个喜欢老这么做的妹子← ←

*白天在广州穿着短袖写这个一点带入感都没有

*半个月考完试后军训,有时间会写刀乱和梦间集那边哒_(:з」∠)_



【现实中】

——冰手攻击!

被打。ORZ

 


评论 ( 35 )
热度 ( 798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