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现封笔]
学业为重
游戏伤人

走走停停
感谢他们曾带来的一切美好与欢乐
对不起

【刀剑乱舞】当你久未登录/出现时

*不是糖,不算刀

*昨晚登录不上,没能达成的剁手节礼物_(:з」∠)_

————————————————————————

 

 

【山姥切国広】

态度挺冷淡的说着你是否出现于他而言并无多大关系,甚至自嘲或许是因为自己仿品的身份才导致的局面。

扯过被单掩住神色,默默走到自己的房间里坐下,拔出本体开始日常的护理。

第二天,依旧独自待在房中,一言不发。

第三天,窝着的地点悄无声息的转移到了房间外。金发的付丧神埋头故作认真的端详着手中的刀,偶尔又做贼心虚般的,抬首飞快朝空无一人的拐角瞥去一眼,眼中微芒凝住,闪了闪,继而黯下几分。

第六天,他早早守在本丸入口处不过几米外的走廊处,在其他人疑惑时,也只是漠然的回答这边光线好,同前几天一般,拿着自己的本体细细端详,目中含着日渐复杂的情绪,握着刀身的五指也缓缓收紧。

“……果然,因为是仿品吗?”他几不可闻的轻声呢喃,声线涩然。

突然的,本丸的大门从外向里的被开启。

“我回来啦!”

青年如同受惊的猫般猛的一抖双肩,仓皇的向你望来,四目相对的瞬间,那双碧透的眼顷刻盈满了光亮。

他的唇角不受控制的动了动,接着恍然回醒,手掌盖在嘴前不自在的咳了几声,强迫自己避开视线冷静下来,开口有些卡壳“…咳,嗯,我知道了。”

顿了顿,他犹豫着,轻声添上一句。

“……欢迎回来。”

 

【物吉贞宗】

在你不在本丸的期间,他认真的寻找着生活里那些不起眼的改变。

樱花树哪个枝头最先开了花,庭院的池水什么时候回了暖,收回在太阳下晾晒的被子时,偶然发现了躺在上面蜷成软乎乎的一团,正在打盹中的三色猫咪,农田里果实在一点点的成熟,风吹过廊檐风铃会发出很清脆的声音……

收集了第一片樱花般细心保存着,每日喂食猫咪直到那只尚怀警惕的三色猫终于肯让人亲近,摘下亲手种植的农作物想留给你,写下了希望审神者能永远微笑着的淡粉签条绑上高处的枝条。

少年带着樱花般暖色的笑容,将所遇到的,一切细碎零散的小美好记录于心,静待着你再次推开本丸大门的那日,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所有的快乐都与你分享。

“主公大人现在会在做什么呢?”

他坐在走廊上,双手撑在身后,晃荡着小腿,仰头注视着澄澈蓝空,蜜色的眸中盛着倒映的水色,浸出少年那永不褪色的温暖笑意。

“我很想念您呀……”

 

 

【压切长谷部】

在你开始不在的几天,他仍旧照着先前安排好的工作,一丝不苟的完成自己的任务,似乎并无异样。

接着默不作声的把越来越多的工作揽到自己身上,逼迫自己从早至晚几乎一刻不停歇的处于高负荷工作状态,面色平静的拒绝其他人的关心,即使谁都看得出他在近乎自虐般的强撑着。

审神者不在的本丸到底事务有限,等所有事务都处理完毕后,他改为了在每日早起洗漱完毕之后,带着本体刀,端正的跪坐在审神者的房前静候着。

从晨曦日薄,至暮色四合,再于夜深人静时分,对着明知空荡无人的房内温声道告退,这才回到房间,日复一日,从无例外,行为是旁人无法理解的偏执。

没人注意到他正襟危坐时偶有颤抖的手,或者是在长久得不到期应的等待后,绛紫色眼里,那光芒塌陷的短短一瞬,只是下一秒,弃犬一般迷茫而含着朦胧雾气的神情便被迅速抹去,他重新套上坚固的装甲,垂眸姿态宛若雕塑的严正。

“若您让我等待的话,无论多久我都会等着。”

他轻缓的阖上眼,将不该有的波动隐忍至最深层处,唇角微掀,试图勾勒出模糊而虚伪的笑意,唇齿间呢喃着那句试图说服自己的话语。

——“只要您还会回来接我。”

 

 

【鹤丸国永】

在因为你久未露面而气氛低沉的本丸内,鹤丸的恶作剧也在数量上急剧增加。

也正是察觉到了他那些小小的玩闹能让短刀们暂时的放下失落的情绪,众多弟控才按捺着联手收拾这只不安分鹤的心思,看着闲不住的某人欢快蹦跶着到处闹腾。

然而即使他每天都花心思思考着不同惊吓方式,随着时间的拉长,玩笑带来的效果也在一点点的减弱。

“这还真是伤脑筋啊。”在其他人面前动作夸张的摇头叹气,鹤丸耸耸肩,语气一派轻松。

也仅仅是在转身的那一刻,他略微垂睫。

稍稍掩住眸底深处,那薄若蝉翼一掠即逝的疲意。

评论 ( 34 )
热度 ( 686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