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上学期间
远离网络

【刀剑乱舞】真心话与大冒险【下】

上篇点这

中篇点这



*有OOC



——————————————————————


即使本丸季节被选定不变,时间的流逝还是会带来景色的变动。


透过日式和门渗入室内的光线悄然偏移了几寸,光影落在少女的指尖,久久微动。

审神者指节曲起敲了敲地板,眯起眼扫过屋内一众静下来的刀剑付丧神们。


“那就继续吧。”她想了想,还是松口道。


一同松了口气的还有其他人,互相隐秘的看了几眼,坐姿愈发端正。


按顺序该换人了,轮到的那人理了理披肩,站起走近,戴着洁白手套的手轻轻按在了酒瓶的瓶身上,他又抬头望了一眼正对面的审神者,对上视线后也只是弯起眸,浅浅的笑了下。

纯洁的草莓一期果然和别其他刀不一样,一点也不妖艳做作,到他的这回终于没有特意的控制力道以便来选定方向,瓶口对准了不久前才中过招的骨喰。对于再次被选到这件事骨喰显然并不在意,没有多话,直接了当的就在大冒险的牌子里随性抽了张。


骨喰就坐在一期一振的身侧,也算是在审神者的对面方向,因此从她这边能够很清楚的看见,凑过去看热闹的鲶尾面上那稍显讶异的神情。

银发的少年先是面无表情的低头沉默,不过片刻后,他猛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迎着其他人疑惑好奇的视线,穿过中间的空地直直向审神者迈步走来。

腰背挺直,俊雅的少年跪坐在她的正前方处。

“失礼了。”对方不失礼仪的略一颔首。

 



——然后动作迅速的掀起审神者的裙子。

 


当然。

并不顺利。

 


审神者用着几乎完全不逊色于胁差的机动嚯的按下裙角,不带表情,声音冷静道:“骨喰君,请问你对我的裙子有什么意见吗?”

身前的人摇了摇头,又像是不死心般的扯了扯边角,在发现确实是被捂得严严实实毫无破绽之后才松开手,继而将牌面翻向她。

 

【掀一位异性的裙子】

 

很好。

在诘问其他人之前,她还有话要对他说,“没记错的话,我们开头就已经废掉了【异性】的限制范围。”

骨喰眨了眨眼,看起来颇为无辜。

 

“裙子。”

“乱也有。”

她无情的一语戳破。

 

“他不在这。”

“你们跑到走廊逮我之前时我也不在这。”

 

 

少年的眼神飘忽了下,抿唇不再言语。

 

“……所以说你们对我的裙子到底有多执着啊。”

不顾其他人的阻拦,再一次翻开了所有的牌子游览过大概内容之后,审神者举着总共有七八张的写着【掀裙子】的冒险牌,冷漠脸盯着一众心虚的刀。

里面还夹着一张分属于真心话里的,标着【女孩子的裙底有什么】这种看起来就污污的问题。

 

要问问你兄弟去啊!她才没有大宝贝可以掏给你看好吗?!

 

再看看书写的墨迹,都还挺新鲜的。

那当然,因为她也是早上才换的夏裙,这群家伙在职业不符的方面侦查倒是突增不少。

 

发现猫腻后,审神者果断喊停了游戏。

她花了十分钟,跑回房间换了条短裤,这才重新出现在屋子里。

 


游戏再开,但规则也需要有些改动。

 

“酒瓶就算了吧,可控性太大。”审神者掏出刚才顺带在卧室里带来的扑克,边说边拆开包装,“换一下方式,抽中鬼牌就相当于中招。”

烛台切却是无奈的收拾起散落的纸牌,“但是两边的内容都被主君掀开看完了,就算继续也会少了很多乐趣。”

“……该反思的难道不是写下那些内容的你们吗?”

“不如,”鲶尾举手提议,“原本抽卡片的话也有一定限制,现在换成抽中鬼牌的人就可以任意对其他人提出要求怎么样?”

“人数也够,只要用扑克牌上的数字来区分鬼牌所指定的对象就好了。”

“这样听起来倒也可行。”歌仙点头赞同。

鹤丸也是跃跃欲试,眼底隐隐闪着亮光,意有所指,“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吗?”

 


审神者跟着点点头,语调平淡,“那要求现在就给我锻刀出货也可以吗?”

 



“……”


瞬间寂静。

 

审神者并未理会,低头开始洗牌。

“哦,我开玩笑的。”

 

顿了顿,她的声音再度响起。

“所以,也不是什么要求都可以的吧?”少女粲然一笑。

 

鹤丸:“……”

 

 

凝滞的气氛复又流动起,其他人有意略过了这一茬,兴致盎然的讨论着,一句接着一句逐渐将新的规则修改明晰,到后来终于得出了普遍满意的结果。大家接过各自分发到的牌心满意足的坐下,却在望向扑克牌的牌面时,倏然察觉到了几分微妙的违和感。

 

沉默几秒,三日月忧心忡忡的看向自己的侧座。

“我们开始玩的……是什么来着?”

“真心话大冒险,”长谷部目不斜视的回答,语气坚定的补充下一句,“阿鲁几说什么就是什么!”

从始至终旁观了全程的明石国行:……这群家伙没救了

 

“那这一轮的鬼牌是?”

“是我。”审神者亮出自己的牌,她稍加思索,随意的挑出两个号码,“四号,用嘴叼着食物来喂八号。”

 

长谷部面色沉重的举起了手,“我是八号。”

 

“但是这里有食物吗?”宗三皱眉。

“当然,”烛台切闻言,神奇的从背后端出了一小盘牡丹饼来,全然不顾长谷部瞬间凌厉的眼神,露出了大大的笑容,“那么,四号是谁?”

 

然而半响过后,无人应答。

每个人手里的牌都翻了面,巡过一遍却没有一张标着四号数字。

 

众人不由将目光转向放在地面正中,背过面的那一张扑克牌上。按照他们先前定下的规则,会在最开始留一张牌作为鬼牌者的号数,这也是为了防止对方会提出太过的要求,而现在,在所有人都已经翻了牌的情况下,还未出现的那个四号会是谁,似乎呼之欲出。



四号,用嘴,叼着食物。

 


烛台切顿时敛了笑,端着盛放牡丹饼的盘子冷静的打算往外走,“啊主君这个牡丹饼看起来有点太小了还请让我去厨房更换一下。”

“……回来。”

 

审神者忍不住感叹自己的运气。


到底是自己挖的坑,她捏起一块牡丹饼咬在小小一端,一手护在下方以防碎渣掉下,一手撑在主动来到跟前半跪着的长谷部肩膀处,借力以便在俯身时保持平衡。

指腹之下,隔着不过一层薄薄衣料,所按压着的地方肌肉线条隐隐绷紧,与此相反的是对方放缓至极的呼吸,轻微得似是生怕惊扰了她,青紫色的眼瞳轻微颤着映出少女靠近的脸庞,却执着的不肯错开相交的视线,咽喉不自觉的滚动,浅薄的绯色点点侵染着长谷部的耳尖。


她低首,将口中糕点送至青年唇边,姿势暧昧如同主动的献吻。

周围拔刀声四起。


众目睽睽之下,长谷部张嘴,轻轻咬下了糕饼的另一端。

 


“哟西!”猛然拔高的音量成功的将走向诡异的氛围一举击碎。

鹤丸拉着已经松了口的审神者往后退,同时举着另一块牡丹饼不带丝毫犹豫,压着还没咽下的那半块,一同硬生生塞进了长谷部嘴里,笑眯起双眸,“看起来长谷部很喜欢牡丹饼啊。”

“那这些都送你吧。”烛台切接话道,笑着把一整盘放在因噎住而暂时说不出话来的同伴手上。

 

而那边,萤丸正体贴的把杯子递给审神者,“来,喝点水。”

顺带踮起脚替她拭去嘴角沾上的食物碎屑。

 


压切长谷部,第二个脱离游戏。

 


再一次洗牌,分发,鬼牌为小夜。


男孩捏住了扑克牌,直直看着审神者那方,唇线紧抿,所想选的对象一目了然。


在前几轮关于大腿的真心话那,萤丸就跑到了审神者身边的位置坐下,本来瘫在角落的某把太刀也跟着他的位置变动改了自己窝着的地方,在角度上正好能瞄见审神者手中牌面一部分。

明石国行对上现场唯一的短刀的表情,心思微动,在对方看过来时,他神使鬼差的伸手比了个数字。


小夜明显一怔,眼里飞快闪过抹不明的光。

“三号……”他呐呐开口。

 

“可以——”缺少血色的嘴唇几度翕合,小夜的声音轻若细丝难以捕捉。

 

可以——

 


……抱抱我吗?


就像……对其他的短刀那样? 

 

在他停顿迟疑的时间里,没有人流露出半分催促之意,而审神者暗自都已经把复仇对象说是刀匠这种要求都想好了。


然而到了最后,他也只是如同以往那般,垂下眼低声改了口。

“可以……牵着你的手吗?”

 


“嗯?”

在小夜左边的江雪听后,有些诧异的扬眉,“小夜想要牵着我的手吗?”

 



小夜左文字:……

 

唰——!!

他猛的朝明石国行投去森然的死亡凝视。

 

注意到这不对劲的地方,审神者顺着朝身后回了下头,她这一侧身,先前手指挡住的地方也随之移位,圆圈补齐,露出完整的数字八来。

 

 

明石国行:……这不是我的锅

 

不管如何,这一轮到这就算结束了。

江雪将小夜低落的神情的收入眼底,若有所思,和另外的人相互交换了眼神。

 

再次洗过的牌重新发给了每个人,药研按着自己的那张牌,抬眸无声的绕过几人,思忖不过短短一瞬,他偏过头,把自己的牌推到了审神者的前面。

审神者一顿,也只是微妙的扫过他,没说什么,默默和药研交换了手里的扑克牌。

 

掀开,是不出所料的黑白joker。

 

而江雪和宗三端坐在小夜两侧,等她换过牌后就矜持的往下瞄了瞄,在身上所披袈裟的遮掩下,不动声色的摊开手掌。

目睹这一切的其他人均默契的没有出声。

 

于是,审神者举起鬼牌,放到了嘴角边。

“五号。”

她对着望来的男孩,弯起墨色的眼,笑意如碎光散开。

 

“我能亲亲你吗?”

 

 

 

 

 

 


评论 ( 55 )
热度 ( 403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