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上学期间
远离网络

【刀剑乱舞】真心话与大冒险【中】

上篇点这里


下篇点这


*OOC有

*这篇坑够久的_(:з」∠)_


↓↓↓↓↓


——————————————————————


虽然审神者前面说了要换牌,但其实这些牌都是之前就准备好了的,临时根本找不到其他来替换,所以,在接下来的游戏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还是存在着专注暧昧搞事一百年不变的【异性】牌。

并且出于本丸里付丧神的一些不可言说的心理,这类牌所占比例还挺高,以防万一审神者只好退而求其次,要求废除这一限制。


游戏重点在于惩罚环节,对于挑选出受罚对象就比较随便,一堆人围成一个大圈席地而坐,正中央摆着次郎友情提供的空酒瓶,由门口处第一人起依次转动酒瓶,瓶口所对者即为受罚人。


游戏开始也不过几局,审神者加入时正好轮到了萤丸选择抽牌,而他没有犹豫的就选择了大冒险环节。


当萤丸抽出了牌并念出时,众刀不约而同望向了审神者。


——【用小拳拳锤一位异性的胸口】


对此,审神者是拒绝的。


不少年。

你这一拳下去我可能会直接game over的你信不信。(´-ι_-`)


双手交叉挡在面前,审神者对着一众付丧神十分坚决的摇了摇头。


她拒绝的态度太过明显,原本有些期待的萤丸失望的撇了下嘴,他一寸寸扫过屋子里纷纷与他错开视线的同伴,最终只好转向了始终躺在角落处,此时还在悠闲打着呵欠的明石国行。

双眼一亮,萤丸立即哒哒哒踏着小碎步跑了过去,蹲下身子,带着几分宣泄意味,愤愤的锤了下对方袒露在外的半边胸膛。



噗嗤。


审神者默默望着打击81的这一锤下去,一口老血呛在喉里缓不过神的明石国行,为自己的明智暗暗点了个赞。


抛开那边被飞来一拳锤得完全可以进手入室的某刀,这边的大家心安理得的开始了下一轮。


烛台切光忠一出手,就酒瓶口对准的就是大俱利伽罗。


素来不喜人多的大俱利竟然会加入游戏,审神者对此也挺意外,看着肤色略暗的青年满脸写着没兴趣,却还是不情不愿的抽出了大冒险的一张牌子,她也就感兴趣的凑上前去。


【对现场某人进行一次壁咚,附带告白】


“这个很适合大俱利呢,怎么样,要对光忠壁咚吗?”她笑着开玩笑道,伸手去拍他的肩,“话说光忠比你要高来着……诶?”


伸出去的手没有如预期那般落在青年身上,而是被反握住了手腕。

可以清晰感受到的力道附在腕上,掌间的薄茧摩擦着传来一阵粗粝感,不知是否因为是夏季,对面人握着自己的手内温度略显滚烫。


审神者眨了眨眼,慢慢反应过来,“...哦,所以是找我吗?”

大俱利瞥过她一眼,哼了声,勉强算是回答。


扯着审神者几步带到墙边,不顾墙角处“喂喂喂欺负刀吗”这么喊着的某懒癌,大俱利干脆将手臂往墙面上一撑,将审神者困在臂弯与墙壁围成的狭小空间里,他低头俯视着怀中少女,金棕色的眼中浸满侵略性的眸光。


审神者仰起脑袋,与他无言对视了三秒之后,果断把头别向了一边。


“大俱利你手上的纹身真好看啊。”她完全不上心的称赞着。

接着就认真的盯着近距离的黑龙纹,默默数起龙鳞数目。


某种程度上算被无视了的青年见状目色一深,似是不耐烦的啧声,态度有些敷衍的开始打发眼下的任务。

“跟你搞好关系…嘁”大俱利顿了顿,移开了视线,拗口的接着道,“…也不是不可以。”



“……”

刚数到第二十八道的审神者闻言,把头转了回来瞅了瞅他。


已经有人不留情面的笑出了声音。

“怎么说呢,这也算是一种闷骚的表白方式了吧?”


#很好,这很大俱利#

#感人至深#

#潸然泪下#



屈膝,侧身,猫腰后猛的一个跨步!

一串动作行云流水,审神者一气呵成的从大俱利的包围中突破而出,转身跟激动万分的烛台切光忠欢快的来了个击掌,一人一刀用着感动得快哭出来的表情看着大俱利,啪啪啪的鼓起掌来。


“太好了光忠麻麻你听到了吗?小俱利终于说要和大家搞好关系做好朋友了呢!”

“是的主君我听到到了哦!虽然那只是对您一个人说的而且也不是那个意思但还是很好的开头了呢!还有请不要叫我麻麻。”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只有两个人的掌声在屋子里响亮的持续着,尴尬的没有人迎合。

大俱利的脸色骤然黑了好几个色号。


“真是无聊。”

大俱利伽罗,脱离游戏圈。


下一个中奖的是笑面青江。


【对在场的一个人公主抱】


“算了吧,青江还没有主君高呢。”次郎端着酒杯调笑道。

“这一方面爷爷我还是挺自信的,”三日月笑眯眯的添上一脚,“不如就由我来代劳吧。”

“小狐也是,”小狐丸有些跃跃欲试,“在这方面我也算专业了。”


#审神者169系列#


屋子里一众比审神者略高,或高有一定差距的付丧神们莫名的开始在无聊的地方自信起来。


直到萤丸默不作声的把本体横在了胸前,众人才一齐默契的噤了声。



青江有心逗弄这群明目张胆嘲笑自己的同伴,嘴角噙起一抹笑来,微眯起眼,“上面写的只是在场的某一位…不一定需要是主君吧?”


然而在屋内环视一圈后,他笑容略顿。


这么一看,这屋子里比他矮的那几位……那位身高和战力不成正比的大太刀就不用提了,同为胁差的骨喰鲶尾……算了吧,人家哥哥都微笑着把手放到了刀柄上,至于现场唯一的短刀小夜……不,他才不想被左文字那两位性格麻烦的兄长盯上。


笑面青江突然笑不出来了,他陷入了沉默。


审神者很会看气氛的主动凑近,面带怜悯的朝他张开友爱的怀抱。


“给,抱吧。”

“……主君这时候还真是体贴得很微妙呢。”


再接下来转动酒瓶的是鹤丸,被选中的是审神者。



【脱在场任意一位异性的衣服,数量一】


“幸好千子不在。”审神者感慨。


说着,她略过坐在位子上提着雪白外袍,拼命朝自己招手只差呐喊来吸引注意的鹤丸,径直来到了山姥切的前面,弯下腰抓住了他的被单一角。

向来沉默寡言的付丧神因着审神者突如其来的举动,飞快的揪紧了自己的标志性物件,露出的碧色眼瞳像只受惊的猫咪般闪着警惕的光,略带不安盯着眼前少女问,“你要做什么?”

“惩罚环节,还请配合。”


她的目标很明确,被单勉强也可以算是衣物之一。

作为受众一方似乎必须配合惩罚的内容,皱起眉,神色纠结片刻,山姥切抿紧了唇,犹疑的看了眼十指蠢蠢欲动的审神者,咬牙半响后,好不容易才艰难的选择妥协,“……好吧,不过动作要快点……”


唰——


几乎是话语落下的同一时刻,审神者捏着边缘,动作迅猛利落,一把就抽出了单薄的被单,白色的布料在半空中悠悠的扬起弧度,恰好飘荡在一脸懵逼还未反应过来的山姥切眼前。


他后知后觉的动了动手指,指腹所触却已是一片空无,顿时难以置信的看向开始熟练折起床单来的审神者,“等等……为什么会这么快!?”

“不是你要的吗,”审神者无辜耸肩。

手腕轻抖,她三两下就将手中布件叠好,随手将折叠方正的被单放置在他身侧,正欲起身回位时却被拉住。


 “...那为什么,要选我?”失去了遮盖物,显得格外不自在的金发青年皱眉,尤其当在场的付丧神都因为审神者的缘故把视线聚集到了自己所在方位。

“很简单啊,”审神者一脸坦然的指着窗外景色,“天气这么热,看你盖着条布,感觉很热就选你了。”



山姥切国広:“……”

这理由,还真的是实诚到无法反驳。


“……哼”

他扭过脸不再看她。


“哈哈哈,那为什么不选我呢?老人家衣服也很多啊。”

“不会脱。”


“那,那个!阿鲁几!其实我也是很热的!!”

“实不相瞒在下也是。”

“小狐也!”


“哦。”审神者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坐回自己的位子。

“那你们自己脱啊。”她莫名其妙的抬眼扫过他们。



众付丧神:“……”



“突然间不热了呢。”一期一振垂眸缓声道,静静扣上已经解开了几个的扣子。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一点也不热,穿回了衣服。


只有药研稍微观察了几眼局面,推了下眼镜框,继续着动作,他褪下了内番时的白色大褂。没了遮挡而暴露得更彻底的大腿处,肌肤白皙莹润且富有光泽,腿肉紧实平滑,线条清晰,带着高强度运动下所特有的力度感,展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接下来就是我了吧,”他撑住膝盖站起,白得耀眼的大腿在审神者前面一晃而过,迈向放在地上的酒瓶,灵活的五指搭在瓶口加上力道,使其打转。

继而悠悠停下转动。


怎么又是她。

眼神死的盯着正对着自己的瓶尖,审神者敢肯定他们绝对做了手脚。


【摸一下在场某位异性的大腿】


付丧神们瞬间明了药研脱下外套的目的。


——噫!


奸诈!

一期一振也不管管你弟弟!


被谴责的目光集中了一身的一期一振微笑着表示他根本不知道自家弟弟原来这么有心机好吗!


视他人为无物的药研游刃有余的侧首轻笑,“那么,大将要摸谁的呢?”



“山姥切的。”

又一次干脆的秒答。



“为什么又是我?!”

再次被点名的被被悚然一惊。


药研再度推了推眼镜,镜片所反射出的光掩住了他实际神情。


“既然山姥切不愿意的话,那就就换一个吧?”

“是呀是呀强人所难可不是同伴该做的事。”

其他人飞快出声附和。


山姥切左右看了下,有些别扭,“不其实我还是可……”


“好!那就换一个吧!”

药研高声打断他未完的话,充分发挥短刀机动,迅速的抽出另一张真心话的牌子递给看起来还有些遗憾的审神者。


【最喜欢谁的大腿?】


“……”

这绝对是计算好了的吧!

话说要不要这么执着!?


“……”

一期一振看着面带迷之自信笑容的药研,忽然不是很想知道自己现在脸上是什么表情。


审神者拿着牌子,环视了屋子一圈,寻找自己的目标。

“哦。是萤丸。”

“诶,我吗?”先前还情绪低迷的萤丸立马一扫失落,高兴的手臂一撑地面,打算跑到审神者那边去。


药研沉默着,低头维持着镜片反光jpg终于不再开口。


“那为什么主君刚才不选择摸我的呢?”萤丸不忘追问。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嘛,”审神者耸耸肩,歪头思索,似乎觉察到什么,“这么说来我也在这个保护范围里来着?”



扑哧。

无数刀剑膝盖中箭。



“……咳咳,继续游戏吧?”有人哂笑着岔开了话题。



——————————————————

药研:……呵【推眼镜】

一期:……我的欧豆豆啊【心累】

被被:……有点小开心?【握拳】




评论 ( 61 )
热度 ( 510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