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开学期间
咸变死鱼

【刀剑乱舞】当你在万屋和他们走丢后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OOC有




————————————————————


【三日月宗近】


为什么明明知道某刀自带迷路属性还是会特意带他来万屋呢?

 

你认真思考了两秒,得出结论。

果然,还是为了光明正大的晒吧?

 


想通了的你果断扭头,去找工作人员登记自家不省心的走失老人。

 

听完情况后,穿着工作服的小哥露出了然的表情,领着你来到了万屋专门开辟出的暂供停留走失刀的场地。


放眼望去一片蓝靛海洋,数十把【三日月宗近】聚在一起,熟络的谈天说地,捧着茶杯笑眯眯的,那扑面而来的老年人慈爱气场让你迟疑了下,没敢走过近。

场地外,一群非婶正在各种朝拜蹭欧气或试图诱拐老年刀回本丸。


你“……”的观望了半响,摇摇头。

不,这里面没有自己的三日月。


就在这时,你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灵力波动。


身后,又一名三日月宗近正扯着工作人员的袖子,忧心忡忡道:“是的,我家主君一眨眼就走丢了,哎呀哎呀小姑娘真是不让人放心呢。”



被“走丢”的你:“……”


算了。


爷爷你开心就好。←_←



 

【石切丸】


发现和papa走丢之后你一点也不着急,甚至还有心情按照原定计划,挑好要买的东西,付过钱之后这才不急不慢的原路返回。


果不其然,途中遇到了正在赶来的石切丸。


你拍拍他的肩膀让他不用担心了,接着极为自然的把东西交给他拿着,两人闲聊着,终于在半小时后回到了本丸。

 可喜可贺。




【小狐丸】


待你急忙的往回跑时,一眼就望见人群中,银发的青年眉宇夹着隐隐忧虑,却还是耐着性子,礼貌的对路过的其他审神者询问着。


在你没来得及出声喊他前,对方似乎觉察到什么,蓦然抬头朝你的方向直直望来,猩红的眼精准无比的锁定住你。

那一瞬间的危机感让你顿了片刻,就在这瞬息间,小狐丸就绕过人流,赶到你的身边,伸臂将你紧紧抱住。


收敛了身上略显强势的野性气息,身形高大的青年抱着你依恋的蹭了蹭后颈,模样如同终于寻到归巢的幼兽。


“主人去哪里了?”

在大街上被抱住,你还是有些不太自在,避开他人会意的目光,拉着他往回走,附带着一路顺毛安抚。


直到将油豆腐端给他时,你才恍然回神。


等等。

走丢的不是他吗,为什么最后道歉的要是我??

 



【鸣狐】


因为鸣狐的话很少,一路上都是伴狐在和你交流,为了方便,到后来它干脆就跃上了你的肩膀缩短距离。

两个话唠遇到一起的结果就是,直至你和伴狐因为颜色问题争执不下,回头打算征询意见时,才发现原本一直默默跟在身后的鸣狐此时不见了踪影。


“……”

“……”


一人一狐面面相觑,而后同时发出一声惊叫。

“诶诶诶诶诶诶!??”


当即东西也不要了,急匆匆的返回街上找人。

“怎么办怎么办?鸣狐那么不不善言辞,要是在下不在身边他要怎么和其他人正常沟通?这真是在下的失职!”

“不不不不都怪我拉着你!鸣狐那么乖那么安静那么听话!要是被居心不良的人拐跑了,我回去是要对粟田口势力剖腹谢罪的节奏啊!”

“鸣狐!鸣狐你在吗?”

“不好意思,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带着面颊的……额,对对对,就是鸣狐!”


你和伴狐一路吵吵闹闹的叫嚷过去,隐约还听见其他的审神者“谁会绑架一把打刀啊”“带着面颊的不就鸣狐刀吗为什么还要描述外貌”之类的吐槽,心急如焚的你并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和伴狐你一声我一声的沿街叫唤。


最后是在不远的一家团子店门前发现的他。


会带来万屋的刀里,鸣狐出现的频率算不上不高,加上灵力的共鸣,你可以确定那个两手都举着团子的就是你家的刀。


你唰的冲上前去,还未站稳就噼里啪啦砸去一堆问题。

“你要吓死我了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了,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还是哪里不对劲?”

“呀咧呀咧,果然鸣狐没有在下不行啊,这么让人担心可是不好的。”


面前的付丧神被你和小狐狸吵得微蹙起眉,他略略歪头思考了片刻,果断的把手中的团子一手一边的塞到你和小狐狸的嘴里,终于获得了些许的空隙得以回答。


“我回应了。”他眨眨眼。


声音一如既往的磁性好听,以及……低沉。


好吧。

你大概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咬下嘴里的团子,你木然想。


要不干脆给他配个小蜜蜂扩音器之类的?


 


【小夜】


等你焦急万分的在人群中找到那个小个男孩时,已经过去了好一段时间。


小夜站在一条小巷的入口处,避开了街上的人流,背靠着凹凸不平的墙,静默的盯着自己的脚尖,看起来像是在发呆,脸侧的碎发垂落了下来,稍许盖住他眼中的一片暗沉。


你莫名的心口一抽,拨开人群高声唤出他的名字。

“小夜!”


孤僻的男孩飞快抬头,被你一个飞扑加熊抱抱得一个趔趄,退了半步后很快便很快稳住了身子。

他低着头,静静听着你连续不断的解释道歉,神色怔然。


“原来不是——”


打算丢掉我吗……?


未尽的话语被温暖的怀抱尽数消融在了口中。


在你所看不见的方向,有着冷系发色的男孩生涩的抿了下唇,晦暗复杂的光自他眸中一闪而过,随即渐渐软化,似是安下了心

他难掩笨拙的伸出手臂,回应一般的抱住你,小心翼翼的抓紧了衣服的布料。


“回家吧。”

“……嗯。”





——————————————————————————

嗯,想写这个是因为前几天跟我愚蠢的欧豆豆去买东西走散后,他心很大的直接回家了



带着我放在他那的钱包一起



评论 ( 69 )
热度 ( 851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