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上学期间
远离网络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向】来一发pocky game

*前提:两人一组,打赌服输的惩罚game吧……?

*OOC有

 




——————————————————————


【爆豪胜己】


或许因为打赌输给的对象是绿谷,现在站在你前方的爆豪明显处于狂暴状态。


双手环起搭在胸前,食指用以一种很不耐烦的高频率点着线条分明的小臂,加上表情完全就是漫画里的反派boss才会有的狞恶,不过这一切也衬得他嘴里咬着的那根草莓味pocky棒尤为格格不入。



倒不如说气到这程度还没把它咬碎也是奇迹。


但是为什么被牵连的是我啊……


你叹了口气,瞄了眼满脸写着老子超凶的某人,小心翼翼的打招呼:“我开始了哦?”


毫无意外的被嘁了。



你无奈凑近,手撑在他肩膀处,张嘴咬下一口。


他蓦地皱眉。


呜啊……

表情好狰狞。


以眼下的距离来看,那双上吊眼里莫名狂飙的不爽不由得让人心生退意,我忐忑的咽了咽口水,飞快扫过一眼在我靠近后就更是沉下了脸的爆豪。


门齿微启,在你正准备再接再厉来个第二口时。



——“砰!!”


身畔猛的炸起一声巨响,绿谷同学的桌子肉眼可见的凹下了个坑。


双唇的空隙间,细长的饼干棒也应声而断。


你愣在原地,抬头就看见毁坏公物的罪魁祸首正阴戾的嚼碎断掉的那截pocky棒,顺带朝你扔来一记眼刀,没好气道:“不要让你玩这种游戏就玩啊!蠢货!”

 

 


【轰焦冻】


蓝莓味的。


作为被动的那一方,紧张之下,你忍不住舔了舔含住的那一小段pocky棒,舌尖传来的是你喜欢的酸甜味道,却缓解不了你面对那人时下意识的拘谨不安。


眼前的少年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出于彼此的身高差他略略垂下了眼帘,看不清目中神色,只有纤密的睫毛在眼下方处投下了虚影,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细腻白净,薄唇稍抿,面色透出几分若有若无的淡漠。



这人……还真得是,好看得过分啊。


你原本虚飘的思绪在对方面无表情的咬住另一端,接近自己那刻时顿时绷紧。


他靠的很近,近到可以清晰感知到来自对面人的轻浅呼吸,以及他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清冽而隐约,有时会让你联想到寒凉净澈的冰景。


你嘴唇动了动,实在是没胆子咬去下一口。



等,等等,是不是有点太近了!



下意识屏住呼吸,你唰的闭上了眼睛,闭眼之际似乎听见了一声几欲不察的笑声,轻得宛若羽翼浮掠即逝。



 咔嚓。

所剩无几的蓝莓棒在咫尺间被咬断。



与此同时你感到有股温热的气息一掠而过,唇瓣上传来异样的触感,像在夏日里触碰到了刚从冰箱拿出的果冻,有点软,又有点凉。


你一惊,悚然睁开眼,刚好看见咬断pocky棒后,就连忙退步离开你的那人曲起指节抵住在唇边,虚咳了声,继而不动声色的移开了视线。


你:……

他刚刚绝对干了什么吧?!


 

 

【常暗踏阴】


 你两指捏着一根细细的巧克力棒,歪头瞅了瞅正和自己相顾无言的常暗同学,目光迟疑着落在对方无论怎么看都是坚硬喙状的下半脸,盯着那处尖锐的勾角,一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不对……这怎么看都很危险啊?真的不会嘴滑然后一口咬掉我的嘴巴吗??!



虽是心底里在疯狂吐槽,你也只能愿赌服输,乖乖把带了涂层的饼干棒一端咬住,接着看向自己目前的搭档。


他上前几步来到你面前,略微低下头,平静的注视着你,面上没有过多的表情起伏,只是同时也没有其他举动。


等了十几秒,直到你朝他投以困惑的眼神,常暗忽然叹了口气,几指却是按在了饼干棒的中端,稍加使力,轻易的便将其从正中折断,有碎屑掉下。

而他把只剩一半的巧克力棒放入嘴中,在你还没看清动作前便几口解决。


按先前订下的规则,他成了输的一方。


你尚带犹疑的抬头,恰好对上他暗沉的眼。


平日鲜有情绪流露的常暗犹豫了下,伸出他没有沾到饼干屑的另一只手搭在你头顶,轻轻的揉了揉你顺滑的发,声音压得很低,但你却听得十分清楚。


“就算我输了吧。”

他说道,像是理所当然一般。

“别伤到你。”

 

 




————————————————————-——

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我英乙女少得心酸_(:з」∠)_


喜欢常暗√


评论 ( 43 )
热度 ( 306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