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开学期间
咸变死鱼

【刀剑乱舞】我锻的可能是假刀④(完)

*梗来自B站一个视频,源头貌似是微博?

*放飞自我OOC

*①点这


————————————————————

1. 

大家好。

本人性别男,年龄27,单身,目前在时之政府处任职,是一个工作勤恳的普通人,主要负责本丸的改建与施工方面。

周所周知,在时之政府这里打工有一大特点,每天见的最多的就是正值芳龄的妹子,但也绝对脱单无望,每天还得被狂塞狗粮。除了这点让我很郁卒外,日子过得还算踏实,平淡无奇。

不过平淡二字大概得毁于某日的某份申报。

它的内容是如此的清奇脱俗,以至于我看到之后久久的陷入了沉默无法自拔。

1414号本丸,申请锻刀炉的重建。

原因简单粗暴——因为它炸了。

我:……exm???

我想我需要一个黑人问号脸来表达内心的感受。

 

2.

锻刀炉会自己爆炸我还是头一回听说,但是前去取证的结果却证明了,那位顶着满脸生无可恋的审神者并没有说谎。

锻刀炉算不上难建,收取了相应费用和资源后,三天完工。

送走我时,1414号审神者依旧神情恍惚。

然而,事情还不算结束。

次日,又一位审神者提出了重建的申请,编号为666,是个绑着双马尾的可爱妹子,她咬着糖果蹦跶到了我的窗口前,踮着脚尖开心的向我打招呼,语气带着不知从何来的自豪。

她家炉子也炸了。

……

……

……

 

本丸锻刀室的质量什么时候这么差了??!Σ┗(@ロ@;)┛

 

3.

再一次修好炉子的我心情有点复杂。

之后倒是平静了一段时间,只是等政府又推出限锻活动后,我的心悬了起来。

卡在活动结束的最后一个小时里,工作单上又出现了熟悉的号码1414。

我:……你熊的。

大规模的锻刀后,关于本丸的修整也很必要,工作量一时间突飞猛增,我不得不把这项排序在末的任务推后。

因此,第二次拜访这座本丸,已经是大半个月后的事。

次数多了倒也熟练,怀着吐槽不能的心情,我收拾好工具上门维修,开门的却是一个从未见过的男子,对方穿着洗得发白的素色军服,袖子领口打理的分外整齐,貌不出众,但面相温和。

他冲我宽厚的笑了笑,也不出声,打着手势让其他人帮我带路。

 

等看清院子里的面貌后,我觉得这画风貌似哪里不太对。

 

等等那边的加州清光!你的高跟鞋和红指甲呢?为什么和大家一起穿着统一的军服啊?!

还有这里的三日月宗近!你不是欧刀中的SSR吗怎么就晒得这么黑了?

我说陆奥守!你肩上扛着的明显已经超出了枪的范围吧?!你身为刀剑的自尊心呢?

你们身上的土匪气质又是打哪来的啊??

 

最后迎接他的是该座本丸的审神者。

十几天前明明还挺正常的一个小姑娘,眼下绑着麻花辫,朝他绽开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露出一口大白牙。

“小同志来啦,辛苦你了啊!”

 

我:“……”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4.

幸运的是,在此之后,我再也没收到锻刀室爆炸此类的申诉。

月底,政府举办了场审神者的表彰大会。

身为工作人员的我也不得不在幕后帮忙跑腿,等大会开始后才得空歇息,而站的角度恰好能看见台上中心部分。

一抬头,发现目前战绩排行首位,正准备走上台子作为代表发言的那位审神者,似乎,稍微,有点,意外的眼熟。

没错,又是1414那位。

几个星期不见,她剪掉了原本齐腰的黑发,一头短发干净利落,帽沿下,眼神清明且锐利。

拿过话筒,她清了清嗓子,稍抬下巴。

“关于战斗,其实我也没啥好说的,大家将就着听听得了。”

“首先嘛,干架就甭讲究什么人数相等公不公平的了,咱们人多干嘛不干脆点磨死对方?一看就傻啦吧唧的!大不了打得过打,打不过跑呗!”

“哦对,武器当然也很重要!记住了啊,没有什么是一炮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能,那就两炮!”

吐字清晰,掷地有声。

我视线扫过底下来听讲的诸位审神者,果不其然,看到了一排排的懵逼脸。

突然觉得心里平衡了。

 

5.

排名第二的那位审神者同样面熟,就是另一个炸炉子的双马尾妹子。

她倒是没多大的变化,穿着卡其色的公主裙,接过话筒,调了下高度后满意的点点脑袋,面带微笑的开口。

“大概就是。”

“带上脑子。”

“往死里揍。”

“以上。”

场下一片鸦雀无声。

 

我看见不远处,排名第三,正准备下一个上场的和服审神者傻愣在原地,手抖得几乎抓不住她的稿子。

估计是在怀疑人生。

 

 

6.

后来我就转职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们。


————————————以下突发脑洞————————

【小剧场】

这是发生在限锻期间的一件事。

听说了隔壁锻出了李云龙,名为A子的审神者当场笑成了狗。

“哈哈哈哈这就是欧皇的代价啊!”

笑完之后,A子哼着小调欢快的踏进了锻刀室。

材料扔下去之后,空气中闪现了三秒的倒计时,在她看清时间愣住时,烟雾笼罩了这片小小的空间。

穿着利落的一身银装,有着耀眼金发的剑圣扛着自己的本体显出了身形。

“我去!本剑圣怎么会从炉子这种没有品味的地方被召唤出来啊?咳咳,怎么还有烟味,嗯?哦妹子你就是我的master了吗?不错啊,来认识一下,我叫夜雨声烦,你有没有兴趣来打荣耀?来的话我带你啊!”


刚刚还在嘲笑隔壁倒霉的的A子:“......”

#天道好轮回#
#苍天饶过谁#
#我锻的可能是假刀#

等等这位剑圣,你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谁特么是你的master啊!(╯°Д°)╯︵┻━┻

评论 ( 24 )
热度 ( 229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