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开学期间
咸变死鱼

【刀剑乱舞】我锻的可能是假刀③

*梗来自B站一个视频,源头貌似是微博?

*放飞自我OOC

*①点这

②点这


——————————————————


1.    

想象中的虐菜确实发生了,不过对象却是完全的颠倒。


审神者跟在前方开路的李砍刀身后,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直直跪了一路的同僚,莫名的产生了自己是来砸场子的错觉。


大概对方的刀剑男士们也很困惑,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主君在看清对面的阵容后,都是一副吓到崩溃的表情,无论随行的是不是大太四花金骑,统统以最快的速度投了降,虽然对面的刀剑男士也的确前所未见。

即使是不同国度的审神者,在看到画风不太对的某砍刀兴奋的搬出了意大利炮后,也十分镇定的选择了回避。



“姑娘我敬你是条汉子。”

难得碰见的一位男性审神者拍了拍她的肩,神情悲壮且意味深长,接着就麻溜的串上小云雀跑远了。


1414号审神者:……不我一点也不想当汉子的。


不战而胜对于想找事做的李云龙来说显然无趣,审神者只好先找了个地方将他安置好,自己去翻牌,在茫茫人海里寻找肯与她进行演练的对象。


就在这时,有人戳了下她的背。

审神者转过身,眼前映入一张明媚的笑颜。

 


2.

来者是个绑着双马尾的软妹子,睁着点漆般的双眸感兴趣的盯着她看,声音因含着棒棒糖而有些含糊。


“听说你带了把很厉害的刀?”

“……呃”


1414号审神者心虚的别开视线,正打算说什么时,双马尾妹子就从她的回答里自顾自下了定论,握住了她的手,开心道:“好巧啊!”

“我这边情况和你有点类似呢。”

“……等等?!你也出了李砍刀?”

“差不多吧。”妹子松开一边手,把棒棒糖从口中拿出,漫不经心的丢出一句话来。



——“是楚云飞来着。”



“……”


空气突然寂静。

半响后。


“……”


“……”


“你说啥???”

 


3.

距离李云龙来到这座本丸已经有几天时间了。


而审神者对新刀的态度很奇怪。

感到地位被严重动摇的付丧神们齐聚一室,开始严肃的讨论问题的重要性。


“会不会是因为口癖之类的?”有刀不确定的提出,“不是说特定的口癖会戳中某些人的萌点吗?”


似乎有点道理。

众刀纷纷点头附和。

互相对视,当即就达成了共识。

 


4.

于是,当审神者把李砍刀送去另一本丸见旧友,身心俱疲的回来时,远远就看到了某只鹤站在门口朝她挥着衣袖。

等她走近,白衣的付丧神熟稔的向她打了招呼。



“哟,主公!你他娘的回来了啊!”


扑通。


一脑门磕在门框上,审神者顾不上痛,猛的回头,用一种近乎幻灭的眼神看着鹤丸。


“……你刚说什么?”



事情没完。


接下来回房的一路,审神者相继收到了来自各付丧神的语言暴击。


“啊,主人!你他娘的欢迎回来!”

“你他娘的来锻炼吧!”

“哟,大将,你他娘的怎么受伤了?”



审神者:“……”


科科。

我大概进了个假本丸。【手动再见.JPG】


审神者眼神死的凝视着画风突变的本丸,已经隐隐的预感到,自己原先美好和谐的生活正在狂奔而去。

   

 

5.

某天,审神者正在狗腿子的帮李团长端茶递水。


李云龙皱眉盯着她看了几秒,放下了杯子,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望向窗外,“听说,最近又开始限锻了?”

他用眼角瞅着因突然问话而懵住的审神者,想了想,脸上挂上坑别人时惯有的笑容,放轻了口气,“既然把老子都锻出来了,来,咱打个商量。”


审神者:“……”

不祥的预感。


“要不你就顺便再出个赵政委吧?”李云龙笑眯眯的把话说完。



审神者:……这踏马的是我想出就能出的吗??? 

 

 

5.

 然而李团长已经站在了本丸食物链的顶端,拒绝无效。


在材料室清点完资源后,审神者掐指一算,露出了绝望的微笑。



是时候该把一期送去远征了呢。

她想。



————————

④走这

评论 ( 25 )
热度 ( 200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