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上学期间
远离网络

【刀剑乱舞】不要沉迷于少女情节

*看了几个剪辑视频后少女心飞起的产物,写完之后少女心也差不多折腾没了

*短胁打太各派代表。

*OOC




——————————————————————————



【被被】


为了防止你过度沉迷电视剧而荒废工作,一般看剧时都需要旁人监督。


跟近侍一起看少女心爆棚的电视剧,一开始对你来说也是十分羞耻的,但是当角色开撩之后,你就完全顾不上身边那人异样的眼光了。



“妈妈我要炸成烟花了。”你捂住胸口沉痛道。


山姥切盯着屏幕上正在讲桌下亲吻的男女主看了几秒,又迅速回头,不明所以的瞅着红着脸的你,表情有些怪异,他用手指指着那副画面,不可置信的问,“这正常吗?在全班人面前这么做,真的好吗?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这样才刺激啊!”少女心爆棚的你义正言辞的拒绝带上自己的智商。

“……但那不是别人的故事吗,为什么你会激动?”

“我可以代入啊代入!”

“……”

山姥切抿紧了唇线,不再做声。

 




哗——


眼前猛的罩下满目的白,夺去了你的视线。



“等等被被你干嘛?剧情正发展到高潮呢。”你第一反应想要掀开罩在自己头上的被单,却被制止。


“别动。”

隔着薄薄的被单,山姥切的声音响在离你很近的地方,可以轻易的和剧中的人物台词区分开来。



他环住你的手腕,压在身体两侧的地面上。

你当即闭嘴。



即使视线被遮盖,也能感觉到属于他的气息在点点贴近,试探性的入侵着你的安全范围,行动间难免带出衣料的微弱摩擦,交织着不稳的呼吸声,搭在你腕间的气力也加重了几分。



片刻后,眉宇间悄然落下微不可查的重量。



你禁了声,呐呐半响,才迟疑着开口。

“……你刚做了什么啊被被?”



没了惯用长布的遮掩,暴露出样貌的青年垂眸,静静凝视着被床单盖住的你,金色的发丝下,白皙的耳尖浮出一层薄红,他眼角瞥过还在播放中的电视剧,腾出一只手,默默的关掉了网站,故作镇定道:“没什么。”


“……哦”

 

 




【药研】


本丸的医务室内。


你垂着脑袋,噤若寒蝉,不敢去看蹲在你身前的人。

“所以说,”药研撩起你的裤脚,皱起眉,“因为看剧看得太兴奋,不一注意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你察觉到他的语气绝对有什么问题,但此刻也只能面如死灰的捂住了脸,声音闷闷。



“……是的”

就是这么没出息。



药研闻言,表情不变,他从医药箱里拿出消毒药水,俯身开始处理你膝盖处摔出的伤口,貌似随意的和你对话,“看的是什么?”

“……一部剧。”

“因为男主?”他顿时了然。

“……是的。”

“这次又是什么类型?”


“是年下!!”谈到这点,你忍不住双眼一亮,兴奋道:“我这才发现年下男简直就是宝藏啊!撩起来很害羞反撩也很害羞还会故作镇定耳朵发红的超级可爱!腹黑起来也挺带感的嘿嘿嘿,比如在床上出乎意料的强势或者容易吃醋什么的——呃!”

意识到自己兴奋过头了,你赶紧咳嗽了几声强装淡定,用眼角去偷瞄药研的表情。


而正半跪在你前方的黑发少年却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对你刚才的危险发言似乎并不放在心上,专注的处理着你的伤,动作熟练。


药油推开,在指尖的按揉下渐渐消失踪影,擦好了药后,白色的纱布绕在被划出的伤口处,缠紧,收好。



“好了吗?”你问了句,打算收回脚。



镜片后的紫眸不动声色的瞥过你一眼。


“等等。”

似乎刻意压低了的声线,沉如大提琴般带着磁性的嗓音让人忍不住耳朵发痒。


戴着手套的手滑下,环握住了你的脚踝,药研抬头看了一眼因这一举动而显得十分拘谨的你。

你不清楚药研的手套是什么材质的,只是落在肌肤上触感微凉,眼下却因为停留过久而凉意渐逝,透过那层布料仿佛都能感受到他指腹的温度。



少年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顿了顿,有了后续的动作。



指尖沿着小腿的线条不徐不缓的上划,力度轻柔得宛若羽绒飘然掠过,却惊得尾椎窜上一阵难以忍耐的痒麻。你不自觉绷紧了腿部,强忍着小腿的发抖,所幸药研的手最终也只是堪堪停留在了膝盖上方,不至于太过分。


他于此时掀起眼帘,平静的注视着你,语气透着无端的威压。

“如果是这样的年下呢?”






你:……


噫!果然还是生气了吧!!



大概是你的愤慨表现得太明显,过了片刻,药研终于没能绷住先前的肃容,扑哧的笑出了声。

“好了,大将以后注意点,别再出现这种情况了啊。”



指节曲起,不轻不重的刮过膝窝。


他收回手,别开了眼,将眼里一切脱轨的情绪悉数收敛。

    





【物吉贞宗】


事后,你把药研的这件事告诉了物吉。



“沉迷年下有什么错!向往美好的男孩子有什么错!为什么搞得我像个hentai一样!”你不满的控诉。


鹤丸和物吉在第一眼上会给人莫名的相似感,但不同于鹤丸的静如仙鹤动如脱兔,物吉留下的印象从来都是小太阳般的美好温暖。

坐在长廊上,他双臂撑在身后向后半仰,歪头看着你,“药研只是担心主公的伤吧,毕竟从椅子上摔下去很危险的。”


你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也就没有出声辩驳。

物吉像是想起什么,眨眨眼,开口道:“不过说起来,本丸的大家都要比主公大很多吧?”

“……别拆穿啊。”你将脸埋入掌间,拒绝接受现实。



气氛随之安静了下来,夏景特有蝉鸣在庭院中奏响。



坐在你身侧的少年略略偏首,穿透了浓密叶缝的阳光细细碎碎,打落在他浅色的发上,映衬着他眼底浅碎的金色光芒,耀眼而华贵。金色这种过于灼目的色彩放在他的身上,却显得十分柔和,温暖得近乎可以融化心头的一切烦杂。


美色太过抢眼,你透过指缝暗暗偷瞄着他。


察觉到你的小动作,物吉嘴角的弧度挑高,直直望入你的眼。

“对于主公而言,从外表上看,我可以算是年下吗?”


“……啊咧?”



他伸出手环住你的肩,小心谨慎的收紧手臂,虚虚的将你揽入怀中,你听见他的笑声夹杂着些许忐忑的涩意。


弯眉敛眸,面容清秀的少年神色近乎虔诚。


“……如果年下可以的话,那么我呢?”

 






【鹤丸】



在鹤丸身边做什么似乎你都不会有压力。

然后就被打脸了。

 



 你这边坐在电脑前浏览着网站,同待在屋子里的鹤丸很快就凑上前来。

 

“背后抱?”他重复了遍鼠标所指的词语,挑眉,“这是什么?”

“新出的一个少女心招数,”你撑着脸随口回答,“喏,就是这一类,据说比起正面拥抱心跳指数更是max,给人安全感或者可靠之类的吧?甜腻腻的,但我果然还是喜欢正统的壁咚床咚这种撩撩撩之类的……等等!!?”

 


未完的话语因背后骤然袭来的拥抱而戛然而止。

 


你被扑得上身往前一倒,为稳住身子慌忙的拽住了近在咫尺的衣袖,愣在原位,直到身后人刻意拖长了声线凑至耳畔。


“主公的表情看起来惊吓多过惊喜啊。”

突袭成功的青年脸上带着得逞的笑容,双臂环紧,将你划分入他的羽翼之下。

 



太近了。

你脑中闪现过这个念头。


近到几乎快要分不清两个人的心跳声,以及萦绕在鼻,那熟悉至极的清冽气息。

 

“难道说还差点什么?”

鹤丸自顾自道,伸出右手覆上鼠标,无视你在与他接触时猛的一抖的手背,将五指收紧,轻易的将你的手包在他宽厚的掌心里,严丝合缝,连常年握剑处的茧都感知得清晰。

就这么理所当然的盖着你的手,他控制着鼠标将页面往下拖。

 

 

扫过一眼附图,鹤丸参照着图中姿势,把头轻轻的靠在了你的肩膀上,吞吐出的气息湿热绵长,跟着垂下的细软发丝,尽数落在了你露出的脖颈间。似是嫌不够,又像只撒娇的大型猫咪一样多蹭了好几下。

 



扑哧。

血条瞬间清空。

 


你:……

背后抱加肩蹭的杀伤力果然不容小觑,收回前言。

 


终于闹够了,他抬起脸,侧往你的方向,弯起的眸里浅光闪烁,近得过分的距离使你清楚看到其中夹含着的促狭笑意。



“啊呀,主公的脸红了呀。”




——————————————————————



被被刚好字数666,药总有毒但我不想吃药,物吉小天使赛高,鹤丸我的心头好,也是卡了我最久的一段← ←


没毛病√



评论 ( 35 )
热度 ( 680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