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上学期间
远离网络

【凹凸乙女】各种咚咚咚

*OOC有!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了orz

*每次都立志要写成段子,然后写完看着字数满脸绝望


——————————————————————


【腿咚-嘉德罗斯】


当看见某位第一名拎着他的大罗神通棍迎面走来时,你吓得差点捏爆手里的草莓牛奶纸盒。


嘉德罗斯直线的来到你面前,二话不说抬脚踹在你身后的墙上,接着——



他抬起了头。


“......”

“......”


你低下了头。


一时沉默。



讲真这不过是一个身高差带来的下意识操作,但做完这个动作后嘉德罗斯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皱紧了眉,他糯米团一样的包子脸微鼓,让现场的气氛瞬息阴沉。

你:“......”长的高是我的错吗???


在你纠结着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抵消这个身高差时,对面人伸手,一把拽住你的领口往下一扯,迫使你弯下了腰。


四目相对,你直直望入他眼眸深处。

耀眼而灼目的金色光辉,独属于王的凛然傲气。


一时的恍惚间,嘉德罗斯速度抬手,啪嗒的往你脸上贴了个东西,微凉的触感很快被他掌心的灼热抹去。

是颗黑色的星星,贴在了与他相同的地方。


“喂,渣渣。”

他抬起下颔,理所当然的宣布。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所有物了。”

 



 

【股咚-雷狮】


你被他莫名其妙的逼到了墙角。


咚。


雷狮一脚蹬在你小腿间的墙面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他压低身子靠近了你,膝盖曲起抵在墙壁上,继而暧昧的向上抬起,顺势分开了你的大腿,却还有着继续的趋势。


“你干什么?!”

手腕被握住,拉高摁在头顶。


看着你羞恼的样子,雷狮歪头,一声嗤笑,俯在你耳畔边,宛若情人般的低声呢喃,“海盗来收取他的宝物,有什么不对的吗?”

嗓音喑哑,带着几丝散漫,而温热的呼吸洒在耳廓,连空气都变得黏腻起来。


他不疾不徐的蹭着你裙摆下的柔软,仿佛对待猎物势在必行般的野狮。

 




【床咚-安迷修】


安迷修走进房间的时候,你正仰面躺在床上玩手机,刷着网页一脸痴汉笑。


“别躺着玩,会伤眼睛的。”

果不其然听见他的劝说,你心不在焉的点点头,态度有些敷衍。

那头沉默了片刻,紧接着响起的脚步声微不可查。


床边凹下了坑,阴影自头顶覆下,你疑惑的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抬眼就对上一双碧色的眼眸。


咔哒。

你一个手抖,手机直直朝脸砸下来。


他眼疾手快的伸手挡在你脸上方,手机砸在他的手背上后被弹开掉在一旁,你却无暇去理会。


安迷修好整以暇的换了个姿势,他将双手撑起,翻身而上,双腿分开跪在你身体两侧,几乎是牢牢将你拘束在了他身下的空间中。

扑面而来的逼迫感让你像只炸了毛的猫咪,缩着爪子警惕的盯着他。

见状,安迷修颇为无辜的眨了眨眼,一片清澈的绿中沉浮着明灭的碎光。

在这样的姿势下,他的领带垂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你的脸侧,轻扫而过,勾起几分痒意。


“抱歉。”


轻声开口,安迷修单手捞住自己的领带,却没有把它收好,反而自顾自的将其解开,不顾因这动作而略为松开的领口,以及所露出的精致锁骨。

他挽唇笑得温和,手上却是十分自然的把领带拿到了你被禁锢住的手腕边。



“请早点睡觉吧,我的小姐。”

 



 


【地咚-格瑞】


这一切只是个巧合。


看见格瑞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你拿好衣服准备下一个去洗澡,却没发现地面上的那一小摊水迹。

脚下一滑,霎那间的失重感后,你预想的疼痛却没有袭来。


宽厚的掌心护住你的后脑勺,避开了与地面的撞击,你茫然的睁开眼,视野里是一团模糊的白,大概是因为格瑞脖子上搭着的毛巾落了下来,刚好挡在你眼前。


即使看不清楚,周身笼罩而下的,那股若隐若无的牛奶气息和洗浴后朦朦的湿气都提醒着你,身上的那个人是谁。


“......格瑞?”你用力眨了几下眼,使得毛巾偏移了点,透过缝隙,正好看见他的喉结滚动了下。


刚洗过的银发有着不同于往日的顺软,汇聚在发尾尖端处的水珠颤动着滴落,恰好划过你的脸颊。

除了护住你的右手,他的另一只手正撑在地面上,防止了摔倒后会压在你身上。


垂下眼睫,格瑞低头怔怔的凝视着你,随后不自在的移开视线,听到你的话后也只是低低应了声。

手肘发力,他从你身上离开,还不忘转身拉了你一把。


“下次小心点。”他淡然的嘱咐道。

你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抓起散落的衣服便跑进了厕所。


因此也就没能看见,你走之后,留在原地的某个人沉默半响,然后默默的捂住了脸。



将通红的面庞埋入掌间。

  




 

【额咚-卡米尔】


想要达成和卡米尔的额咚需要分为三步。



第一,找到一只落单的卡米尔。

第二,靠近后大喊一声他的名字。

第三,抓住双肩强行咚。

完美达成。√



于是。


“卡米尔!”你兴奋的朝他的背影扑去。



三秒过后。




“嗷!”一声惨叫。



“......”被你吓到的卡米尔条件反射的退了小半步,看着刚被他的帽沿刮过眼部而捂着眼睛哀嚎的你,顿了顿,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虽然他在第一时间拉开了距离,但你被帽沿误伤的眼睛还是一阵刺痛,渗出生理性的泪水,见状,卡米尔有些担心的凑近,阻止了你打算去揉的手,指腹小心的搭上你的眼角,仔细的查看情况。

“还好没有弄伤,大概过会就好了,”检查过无恙后他并没有松手,“突然间扑过来是怎么了?”


“因为,想要额咚嘛......”被帽子坑了一把的你简直心塞。

“额咚?”他皱眉重复了一遍,并不难从字面上理解这个词代表的动作,瞥了眼红着眼睛的你,卡米尔轻轻叹了口气,原本拉着你的手转而抓住了你的肩,而空出的那只则摸上自己的帽沿,略向上推了推。


他低头靠近,一点点的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

最终,额头相抵。



“......”你一瞬间的失语。



抬高的帽沿洒下一小片的阴影,透过额前被压住的发丝间隙,你望见他如蓝色玻璃球般剔透明澈的眼睛,眼神难以控制的躲闪着,流露出和他一本正经的表面所不同的紧张来。

红色的围巾被拉开些许,堪堪掩住他抿紧的唇角,呵出的气息在这片狭小的空间里被柔软的布料挡回,交织的热气复又聚围,火燎般的温度从相触的那小块肌肤处飞速攀爬漫延,烧红了脸颊。


就在这时,他开口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

“......嗯//////”



他的耳尖泛着微红。

和你一样。



———————————————————————

别问我安哥那里哪来的手机,因为我躺着码字被手机砸脸了所以我想写。(▼ - ▼)

雷总那个【股咚】也叫【胯下咚】,具体姿势可百度,这个R气场的家伙写起来真的好痛苦啊(´-ι_-`),好不容易憋出一段字数竟然刚好就是233.

果然我还是热爱未成年人【滚


评论 ( 52 )
热度 ( 595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