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上学期间
远离网络

【凹凸乙女】来啊一起看鬼片啊!

*在半个关注列表的轰炸下,我成功入了凹凸坑_(:з」∠)_

*第一次尝试写凹凸,OOC严重

*内容皆为胡扯,讲真恐怖片怎么可能会吓到他们(˘•ω•˘)

——————————————————————————

【嘉德罗斯】

如果只是丧尸类或连环杀人犯那种血腥恐怖片,在他眼里不过都是些无聊的把戏。

但问题在于,你们看的是无法用武力解决问题的经典鬼片。

于是——



“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漆黑的屋内回荡着尖叫二重奏,你心下一顿,察觉到哪里不对,刚睁开下意识闭起的眼,就看见某个人二话不说的掏出了大罗神通棍,耀眼的金光刺破了满屋的层层昏暗。


“等——!”

晚了。

轰隆。

#真-你家炸了#

倒塌的废墟中,不忘护住你的嘉德罗斯盯着粉身碎骨几乎成灰的电视机,眯起眼,一声嗤笑。

“啧,不过是渣渣而已。”



你:“喵喵喵   ???”

 




【鬼狐天冲】

不管你怎么劝说,鬼狐都没有答应把面具摘下。

本来为了增强观影效果就把房间里的灯灭了,电视机惨白的照射下,一回头还要对上他幽暗的面具也挺让人瘆得慌,你嘟囔了几句,缩在沙发的另一边,尽量不让自己往他脸的方向瞄。

在这种情况下,你注意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鬼狐的尾巴。

叮咚。电视机里有血珠从天花板滴落。

你看见鬼狐原本搭在身侧的尾巴骤然一僵。

啪嗒。主角作了个大死。

诶。耳朵抖了一下?

当当当当——!贞子出现。

啊,炸毛了。

你:......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ω✪)

 


【雷狮】

“嘶——”雷狮皱了皱眉,接着颇为无奈的瞥了你一眼,“喂喂喂,该松手了。”

“啊,抱歉......”你讪讪的松开他的手臂,发现上面布满了你不知觉间留下的爪印,不由得有些尴尬。

他摆了摆手并没在意这点小伤,懒散的靠在沙发背上,朝你望来,问道:“既然那么害怕的话,干嘛还要硬撑着看这种片子?”

“算是锻炼胆量吧...?结果没想到太注意电影画面了投入到这种地步.....”

说这句话的时候你背对着电视屏幕,只看见模糊的光线下对面的雷狮视线越过你看向某处,他挑了下眉,继而扬唇咧开一个有些恶劣的笑容。

“那我帮你转移一下注意力好了。”

他的话语和背后电视机里突然拔高失真的人声微妙的重叠,在你反应过来之前手腕猛的就被扣住,从其上传来的拉力使你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倾,趔趄着倒在雷狮原先坐着的位置,眼前罩下一片阴影,你仰起脸,愣愣的看着将你压在沙发上的雷狮,却因为背光更加看不清他面上的表情。

“这样就不会害怕了吧。”

说着,他俯身贴上你的唇瓣。




“......”

爬到一半莫名被塞了满嘴狗粮的贞子愤怒的盯了你们两秒,果断掉头爬了回去。

 

 

 

【凯莉】

你收到了不知道是谁寄来的录像带,在大晚上拉着凯莉来壮胆看片。

黑白两色的大屏幕上,镜头轻微的晃动着,而画面正中的枯井里,于此刻猛的蹿出了一双枯槁的手。

“咦嗷嗷嗷嗷嗷——!!”

你凄声尖叫起来,整个人跳起,像八爪鱼一样死死抱住了从刚才起就有些心不在焉的凯莉,害怕的埋入她平坦的胸口。


“嗯~?”

尾音上扬,凯莉转动了下口里含着的棒棒糖,低头意味不明的扫了你一眼,刚调笑着准备开口,眼角掠过一抹灰白。

电视机的边框处,一只手正颤颤巍巍的穿过屏幕,乌发遮面的女子呜咽着,缓缓抬起了鲜血洒满的脸庞。

没有任何犹豫的,凯莉一手按住你的后脑勺,把觉得不好意思正欲起身的你又狠狠的按回了自己怀里,开口带着撒娇般的甜腻,“啊呀~真的是,好恐怖呢。”

只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笑意并未到达她的眼里。

漠然面对着无端出现的陌生女人,她启唇,无声的比出几个口型。


【滚。回。去。】


贞子:“......Σ( ° △ °|||)”

嘀——!倒车请注意!

在接下来的电影情节里,你再也没见到贞子小姐的身影。

你:“这该不会是盗版吧?后面根本就不恐怖嘛!”

凯莉:^  ^

————————————————————————

凯莉那个情节本来打算让雷狮来的,结果我中途叛变了。(/ω\)

格瑞安迷修丹尼尔没想出来,不敢动笔写......

 

评论 ( 77 )
热度 ( 480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