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开学期间
咸变死鱼

【刀剑喵舞】第三弹

刀剑喵舞第一弹走这

刀剑喵舞第二弹走这



——————————————————————


【01】

春夏之交,草木际天,正是醉醺醺容易引人发困的时节。

早晨九点,天空尚晴,L小姐拉开了店门,手中牵着一条长度足够的红绳。

“好了,去散步吧。”她回头,对着徘徊在玄关口的黑背招手道。

被招呼的对象却显得十分不情愿,虽然基本上还是半推半就的挪着步子走到了外面,喉里依旧发出细琐的吼声像在抗议。

“这么抵触散步的狗还是挺少见的,”L小姐见状也有些无奈,对生物比店长要耐心点的她单手撑住膝盖,半俯下身,安抚性的顺了顺它背部的毛,即使很快就被对方不自在的抖开也并不在意。

不过,同一品种性格差的还是蛮大的啊。

她若有所思,接着手就被套在掌间的绳子带得一滑,店里的另一只德牧显然就不像这边的这么磨叽,正反复张望着路面情况,还很不耐烦的冲她低嚷。

偏偏她在这磨蹭的时候,店里面好几只也跟着绕在她脚边,挨个蹭着小腿撒娇,而且不分喵汪的种类,至少L小姐看那只打头的加州闪亮猫就蹭的最欢快,它旁边的暹罗猫眯着天空蓝的眼,斜眼盯着它,满猫脸都是明晃晃的嫌弃,另一边那只雪白颜色的哈士奇则咬着狼青犬不放,场面略显混乱。

    事不关己不嫌大,店长饶有兴趣的趴在柜台口,撑脸看着这热闹的一幕,“话说,不觉得很像修罗场吗?”

“......我才不要画风这么魔性的修罗场。”L小姐吐槽了句,最终还是顶着一众喵汪的注目礼关上了门,开始今天的散步之旅。

 

【02】

季节接替连带着天气也多变,L小姐牵着两只完全不配合的德牧没打算走远,避开了街道,走在人迹罕至的小道上。

是的,完全不配合。

一只气吼吼的恨不得挣脱绳子撒蹄子跑个畅快,另一只远远落在后头,简直是一拖一步,似乎铁了心要和她拉开距离。

被一前一后的两股拖力夹在中间的L小姐:“......”

好麻烦,这两个家伙。=  =


时间晃晃悠悠的过去。

不知不觉间,原本还算晴朗的天阴云聚拢,配着时有时无的凉风,颇有几分风雨欲来的味道。

察觉到这一点的L小姐果断决定掉头回店。

第一滴雨也就在这时啪嗒的落在地面,染开一片深色印迹。

两只德牧显然也发现了这点,于是难得合拍了一回,只见它们凑在一起先是嗷嗷嗷低声交流了几句,再一同回头瞥了她一眼,像是下定了决心,其中一只迈步向她靠近,立定眼前仰头看她。

......这干嘛?

雨点渐渐频密起来,L小姐有心赶路,但那只精力一直很充沛的德牧却不理会,拦在她前面不肯让开,见她没反应还颇为焦躁的来回踏步,叫声莫名的透出嫌弃来。

L小姐耐心观察了下它的举动,继而沉默了。


等等,看这架势。

“....死心吧,我是不会骑着你回去的。”半响,她艰难的开口。

如果是店里那只亚洲狮的话她或许还会考虑考虑,但骑狗这种破廉耻的事情L小姐绝对是实力拒绝的。

话一出口,那只德牧也不绕圈了,和同伴又一个隔空对视。

汪?

汪!

几秒过后,两个黑脑袋一点,迅速达成了共识。

L小姐:到底干嘛???

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


【03】

问:四十分钟的散步路程跑回来需要多久?

L小姐不知道。

她只知道当自己被两只二话不说就开始撒丫子狂奔的德牧带得几乎是撞进店里的时候,几乎是断气的。


雨落纷纷,敲打出满街水溅的涟漪。

街头拐角这座画风不对的宠物店门口,玻璃门开合撞起那串风铃脆响。

“哈!哈!.......咳,哈。”L小姐双手撑膝,大口的喘着气。

她身上的衣服在就在回来路上就被打湿彻底,雨水顺着曲线汇聚滑落,在大门口处聚起小圈的水泊,不过幸好门口铺的是石板而不是店里的木料,她瞥了眼便不加理会。

听到声响,屋里候着的一大群瞬间奔向门口。

被抛在最后的店长看着浩浩荡荡那一群家伙,目瞪口呆了片刻,就赶忙拿着毛巾凑到L小姐身边,开始叽叽喳喳的念叨起来。


“诶诶诶小L你好歹回来了啊,我这还在纠结上哪去找你呢,真的是连伞都不带...你别急慢点喘气!这一年的运动量都被你用光了吗,不对啊你这性子怎么会balabalabala......”

L小姐刚顺了点气,伸手接过毛巾,还没来得及开口。

也就在此时,感觉皮毛黏湿的德牧下意识的,就用了该种族特有的甩水方法。

接着,一狗一边,同时开抖,不幸站在中间的L小姐又成了被猛烈甩出水珠集火的目标。

 

“......”


拿着干净的毛巾她默了默,干脆手腕一抖,展开宽大的毛巾,蹲身,将身边这的两只包住,这才接过另一边某只小老虎用背部驮着送来的毛巾,型号小了点,但好歹能用。

“这两只交给你了,给它们洗个暖水澡带走雨水,我先去拿换洗的衣服。”丢下一句嘱托,L小姐换了鞋,走上二楼去找以防万一而放在店里的备用衣物。

只是等她下来,楼下却形成僵持局面,两只德牧硬是蹲在原位,凹着造型不肯挪地,店长蹲在旁边嘀嘀咕咕的说着话,却不起作用,见她下来,他无奈摊开手,“不行啊,带不动。”

店长的动物缘确实不怎样,L小姐对此也没多说什么,走近牵起还没解开的长绳,招了招手示意,倒是顺利带着它们朝里屋走了。

脚步声渐行渐远,被留下的那部分却莫名的起了骚动。

“喵喵喵?← ←”

“汪。→ →”

“喵?^  ^”

“汪汪汪!”芬兰猎犬尾巴竖起。

这几句交谈倒是提醒了店长,他愣了下,意识到不对劲后连忙朝L小姐离开的方向冲过去。

不对啊那边可是浴室啊!!


“等等等等等小L这个不太适合——!!”

“啪。”

“次奥你干嘛!”


一片混乱。

 

【04】

事后。

被盆子砸出来的店长捂着脸。

表示他委屈。

 

【05】

L小姐感冒了。

虽然及时洗了热水澡也喝了店长煮的姜汤,但下午病症还是显现了出来。

店长:“弱鸡体质。”

L:“你也没差。”

大手一挥挂牌闭店,L小姐被店长赶到二楼去休息。

二楼有着不少的空间,但有定期清扫使用的也就尽头那间午睡用的。翻出一条新被子,L小姐刚推开门,怔然看见床上的薄被正中鼓起小小的一团,听到动静,那团东西警惕的钻出半边身。


哦,是那只没事就爱钻被单的安哥拉猫。

对方看清她后很快就从床上跃下跑到了一边,对于它孤僻的性子有所了解的L小姐没有在意,加上她现在脑袋晕忽忽的反应也慢了半拍。

把被子往床上一丢,再将薄被堆到床尾处,L小姐脱了鞋子在床上躺下,吸了吸鼻子,有点难受。

只是她这边刚躺下没多久,那边的家伙却有了动作。

暗中观察了片刻,安哥拉猫察觉到她脸色不对劲,纠结了会,悄无声息的靠近,压低身躯轻声一跃。

感觉到身下垫子微微一颤,L小姐睁开眼,恰好与它四目相对。

大概是没想到刚跳上来就和她眼对眼了,那只猫犹疑的眨眨眼,隐约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脑袋,装模作样的在原地踱了几步,一面还偷偷摸摸的不时瞄她几眼。

发现L小姐却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它,安哥拉猫抬起的前爪一顿,迟疑稍许,他小步小步的蹭了过来,像是放弃了掩饰,往床单上一趴,缩着爪子把脑袋埋起来。


有着安哥拉猫这个品种中最为纯正的白,它窝在同色的床被上,望去如同将化未化的雪团,白软软的一团,耳朵垂搭着,有些没精打采,又像是被戳破后的自暴自弃。

见它没其他动作,L小姐也就没心思做些什么,只是闭上眼没多久,烦人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开门!送温暖!”店长在门外豪气冲天的一声吼。

“不需要,滚。”

 

【06】

但门又没锁,于是头戴兔套的某人领着壮观的一群跑了进来。

L小姐抹了把脸忍住,直起上半身,支起枕头背靠着,揉了揉脑门,昏胀的头痛感还十分清晰,她挑眉道,“怎么?”

回答她的是小奶猫细弱的喵呜声。

曼基康是短腿猫中的一大代表,所以发出声音的小家伙机智的选择了借助同伴的力量,被一只伯恩山犬用头顶托着,小曼基康猫终于蹦跶到了床上,抵达目的地后它动作灵活的跳到她身边,担心的叫着。

L小姐摸了摸小猫的头,却被它抖了两下逃开,转而爪子一扑,抱住她的指尖,伸出粉色的舌头轻轻舔了一下。


猫舌头上有着倒刺,但或许因为小家伙还小,更多的是一种痒麻麻的感觉,L小姐没说话,任由它小口啃着自己的指尖。

不过有的猫也会智取。

店里珍贵的那只布偶猫借着床边柜子踏上了床头,踩着优雅的步子,它不急不慢的跃落到L小姐的肩上,动作轻巧无骨,好似失去重量的束缚。

猫是流动的液体。

这个念头瞬息闪过L小姐的脑海。

布偶猫的猫身大体为白,只有耳尖尾部等部分为深色,被毛深厚,蓬松的长尾慢悠悠的扫过她的脸侧。布偶猫找准了合适的位置,猫毛拂过后颈顺滑的触感好过锦绸,它卧在L小姐的脖肩处,安安稳稳的当着一条粘人的豪华版猫咪围巾,撩人的猫须轻戳着耳后的小片皮肤。

猫眸深蓝,含着万千星辰,直抵人心。

布偶猫侧着脑袋,蹭了蹭L小姐的另一边脸,乖巧的喵了一声。

叫声轻柔,恍惚间似乎感受到了猫咪本微不可查的温软气息。

柔软得一塌糊涂。

方才的难受,一扫而空。

“......”

也许还真的是送温暖吧。

L小姐垂睫,看着又一只爬上来的奶猫,哑然间隐隐缓和了眉眼。

 


【07】

玩闹片刻,药效带来的困意也逐渐涌上,一群猫也很自觉的安静下来。

“好啦好啦,都回去了,让小L睡觉了。”

赶下争宠的这一群,L小姐换回躺着的姿势,就这样看着店长竟然很认真的在一大群猫狗中挑挑拣拣,终于找出了他的目标——某只东京猫。

“唔,应该也有治病的功效吧?”店长小声嘀咕了句。

东京猫毛皮厚实,给人一种敦厚稳重的感觉,店长将它抱起,放在了L小姐的枕边,床被便凹下去个小小的坑,分量像个小婴儿。

因为她已经躺下,角度问题,东京猫低头静静地凝视着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犹如深秋的碧潭般,沉淀着祥和宁静的光,浸透出一种不符合猫咪的成熟稳重,以及给人的安心感。


总觉得......父爱如山?

想到这点,L小姐略为不自在的想别过头。

东京猫立马伸爪按在枕头上,阻止了她的小动作。 

L小姐握住那只圆滚滚得像糯米团子的猫爪,捏了捏,而东京猫也只是小心的避开自己的指甲,好脾气的任她揉捏。

“喵。”

声音低缓,带着几分无奈。

就这样,握着软乎乎的猫爪子,L小姐陷入了梦境。

 

【08】

L小姐不喜欢午睡。

在某日的一个寻常的下午,她在家中睡了过去,醒来时恰好是近夜时分。

你有过那种经历吗?

睁开眼睛,目及的便是空荡的房间,从没有合紧的门望出去,可以看见漆黑一片的走廊,猝不及防的迎接独自一人的寂静。

窗外是逐一亮起的万家灯火。

L小姐坐在床上久久未动。

她甚至可以听见楼上的小孩因饭桌出现心意的食物而发出的欢呼,听见紧随其后的温柔责备,不知哪里的电视机声响钻入了这里,夸张的笑声伴着机械的掌声,食物的饭香越过窗户飘向外面的世界。
四面八方的细小响动汇聚在她的耳边,无声的淌动。

令人窒息般的沉重伴随着隐隐的压抑,压落在她的身上,逼狭得难以呼吸。

 

越来越沉重。

越来越沉重。

越来越......

然后——


【09】

“——!!”


L小姐猛的睁开了眼睛。


恍惚的眨了几下眼睛,清晰起来的视线中是熟悉的天花板,理智随着逐渐平复下来的呼吸回归。
回想起梦中那诡异的沉重感,L小姐干脆利落的一掀被子。

呵。
果然。

某只患了懒癌的英短趴窝在自己的腹部上,它把躯体弯成了一个C形,怀里揣着两只小猫,而细长的尾巴则轻柔的覆盖在小猫的身上,形成了无形的保护圈,一眼望去一家三口的画面无比的和谐。


“......”


#真是感人至深的家庭爱#
#前提是你们不要我肚子上上演好吗#
#我还在想为什么会有那么奇怪的噩梦#


不过这么一看,她突然发现自己被一堆的毛茸茸给包围了。



好几只小奶猫正抱团组队,缩在自己身边,脖子处也传来被毛绒贴着的痒意,幼猫细弱的温热气息喷洒在耳边。

 一只纯黑的孟买猫和另一只银虎斑猫则是一左一右,各自蹲坐在自己的床头两侧,蹲姿无比的端正,宛如守护者一般,如果不是耳朵都垂落且眼睛紧闭,可能还看不出已经入睡。

长毛的挪威森林猫正趴在爬猫架上,因为它一从来没睁开过眼睛所以也分辨不出现在是否处于睡眠状态。

向来欢脱的雪哈枕着捷克狼犬,捷克狼犬枕着黑背,三只狗睡姿豪放的睡在地面。

视线偏移,顺着方向望向稍远处。
L小姐眼角一抽。

一直死活不松开羽织的那匹灰狼正侧趴着,它宝贵得不得了的羽织眼下在地上铺展开,被一头狮子死死的压在底下;另一角放着一坨雪白刺眼的叠叠乐,三只狐狸按大小身形依次堆叠起来,最底下的赤狐爪子前伸,挣扎着发出痛苦的声音,和最上面摊开肚皮睡得打呼的小狐狸形成了鲜明对比。


“......”等等。

#这边画风好像不太对劲#
#群兽乱舞#
#说好的兄弟爱呢# 


目光再度转移,当落到地上那个歪放着的粉红少女心兔子头套时,略微的停顿。

盯着那个两年来熟悉无比的头套看了几秒,L小姐这才慢吞吞的看向另一方向。


房间的偏角落处,穿着酒保服的青年毫无形象的侧躺着,陷入了熟睡状态。脱掉了夸张的头套后,露出的是一头略为杂乱的棕色短发,青年的面部扣着一个色彩鲜艳的HelloKitty面具,他枕在自己卷起衣袖的小臂上,手上还带有可疑的口水印记,流露出些许的疲惫。

没让自己的注意力停留太久,L小姐在环顾了整个房间后,复又平静的望向空白的天花板。

随着时间的推移,透过窗子撒入房间的夕色愈发浓郁,最后模糊成恍若温暖的烛火般浸润出的醉人光晕。

眼前不受控制的回闪过梦见的那满屋寒色。

她深吸了口气,缓缓闭上了眼,唇角若有若无的勾动了几分,却又很快归于抿直的平淡无痕。


稍微的觉得。

这种生活,还不错呢。

L小姐默默的想。

 


【10】

然而不错的生活目前已狂奔而去。


在接受了自己死后到了本丸世界这个事实后,L小姐连着两天都足不出户,审神者的房门紧闭着,似乎是打算拒绝任何形式的交谈。

之前被提及的药研每天都会带着肌肉三人组,在固定的几个时间段到审神者门前试图与其交谈。

今天亦不例外。

但是此时,被他们心心念着的审神者却不在房间内。

 


本丸的一角,屋檐挡去了夏日炽烈的骄阳,洒下一片舒心的阴凉。
阴影之下,有两个人形猫薄荷在无声的逗猫。


不知从哪里遛来躲太阳的几只猫,正亲昵的蹭着这两个吸猫存在的手掌心。

L小姐和大俱利伽罗意外的相处得很好。


他们唯一的对话就是:

“.....没兴趣跟你搞好关系。”

“嗯。”

我也是。


无尽的沉默。

 

————————————————————————

上一篇格式出了点问题飞快删掉了,首杀的那个小天使我对不起你。orz

后半段写的时候配着【罗小黑战记——晚安喵】写的,感觉自己都萌萌哒了。>▽<

到这里,喵舞就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评论 ( 27 )
热度 ( 336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