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开学期间
咸变死鱼

【刀剑乱舞】当蟑螂出没时他们的反应

【江雪左文字】

“杀生是不好的。”身披袈裟的青年面含悲悯。






“.......所以这就是你眼睁睁看着它跑进我房间的理由?!!”


【信浓】

“啊!好可怕!”
这么喊着的信浓却笑着扑进了你的怀中。

“.....”
虽然我很开心啦但是能不能先解决那边啊QAQ!


【厚】

“大将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屈服呢!越是害怕的东西越要勇敢去面对啊!”厚义正言辞的把你从柱子后面拖出来。

“咦咦咦咦咦救命不不不我才不要上!!!!Σ(ŎдŎ|||)ノノ”


【明石国行】

把作为凶具的报纸用了个袋子套起扔掉,洗完手的你迈入屋子,就看见某人还是原先的姿势不见动弹。


“呵。”

我能不能顺便把这边这只大型蟑螂拍掉。(╬ಠ益ಠิ)
【默默举起报纸卷】


【萤丸】

“哟西。”小个子的大太刀发出轻快的一声,代表着事情的完美落幕。




你:......我的地板Σ(|||▽||| )


【今剑】

轻而易举的解决完那只把你吓得尖叫不已的蟑螂后,小天狗踏着他的红木屐一蹦一跳的返身去看你的情况。

木屐与地板叩击的清脆响声在身边止住,正蹲着的你抽了抽鼻子抬起头,正好和一双红玛瑙般鲜艳的眸子四目相对。

“好啦好啦,”今剑挑了挑唇角,意外的显出几分大哥般的可靠气场来,他张开双臂将你揽在自己尚显弱小的怀里,缓力拍着你的后背,语气像时是在哄小孩。

“都解决了,别怕啦。”


【平野】

护卫的工作到底包不包括防蟑螂呢?
这个问题显然没什么意义。

看到角落爬出的那只黑色生物后,你只花了三秒钟时间就完成了高分贝尖叫手脚并用爬到平野身后抓住他衣角不放这一连串的动作,而被你的动作限制在原地的平野只能看着罪魁祸首飞快爬出门口消失在视野里。

叹了口气,他没有在意被你揪皱而不成样子的衣摆,只是犹豫了一下,这才试探性的伸出手来,小心翼翼的笼住你还在颤抖的手背,目光沉静如水,透着坚定的光芒。

“我会守护您的。”
“所以,请别再害怕了。”


【石切丸】

“不用说了。”


你怀着慷慨就义的满腔悲壮拦住了刚要有动作的石切丸。
“papa你坐着吧我来!”


石切丸:“......←_←”

【清光】

清光是在什么都还没看清的情况下就被你一把罩在了身后的,因此涂指甲到一半的他表情还有点懵,接着就听到了你发颤却还在死撑的声音。

“清,清清清光!你退下!小心弄脏手!我来就好!!我相信我可以的!!இДஇ .......啊呀呀呀呀呀等等等等别过来啊啊救命——!!!!!”

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清光被你杀猪般的叫声震得耳膜发疼,无语凝噎了片刻,他略一叹息,放下指甲油后转而环住你的手腕,将你往他自己身后一拉,轻笑道。

“我好歹也是你的刀啊。”


【宗三】

“妈呀呀呀呀宗三你看那....!”

你剩下的话在对上他的眼睛时戛然而止。

淡粉的发丝覆盖下,异色的双瞳反射着略为淡薄的光,夹杂着若有若无的自我厌弃与嘲讽,那股“反正我就是这样上不了战场的刀没想到现在竟然连摆设的价值都没有了吗难道我就配去解决那种不堪入目的虫子吗呵呵呵”的哀怨气息简直要将人淹没。

于是你嘴里那句“要不你上吧”憋了半响,默默咽了回去。


“....对不起大佬我错了我这就去打您坐着就好 (。_。)”



【骨喰】

午后的房间里,只有你们两人一左一右的摆弄着各自的事情。

在你发出那一声堪称惨烈的尖叫声后,原本对着庭院发呆的银发少年终于有了动作。

他偏首平静的看了你一眼,起身,十分干脆利落的解决了地上那只不速之客,继而就一言不发的坐回到了原位,全程淡定。

与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好丢脸。 (。_。)

【鲶尾】

“.....鲶尾。”


“嗯?”头顶呆毛一跳,黑发的少年笑眼盈盈的朝你望来,这幅美好的画面因为他手中拎着的不明生物而显得有些扎眼。

“讲真你要是敢朝我扔这个就别想再踏入本丸一步了。”

【山姥切】

“被,被被被被你看那边啊啊啊它爬过来了快跑快跑啊啊!!!!”

你抓着被被的被单无比凄厉的叫了起来,抖得跟筛糠一样,力气大得让山姥切国広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等等你冷静点!”
被被皱眉抓住你的手,边打量着几米外的巨型蟑螂,眉头一跳,不动声色的往后挪了几步,“呃,首先,我们需要侦察敌情....”

“那你看出对面什么阵型了吗?”

“.......”

他心虚的移开视线。

“....侦察失败。”

“......”

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

“啪。”
宛如天籁的一声。


原本只是路过的堀川在淡定的拍死小强后,奇怪的“咦”了一声,不明所以的瞄了眼快要完全缩到白色被单下的你俩,手头却已经开始清理弄脏了的地板。
“主公,和兄弟?你们怎么了吗?”


“......”
#堀川你真是天使#

↑这是一人一刀共同的心声。

————————————————————————

记得大概是在我六七岁的一个晚上。
快发大水前一堆蟑螂纷纷冒了出来,那时候我跟我妈在一楼的办公室里,我手撑在桌子上,结果一眨眼就有两只蟑螂顺着爬到我皮肤上【.....那触感】。
我家里人听到我那声嘶力竭的叫声还以为到了凶案现场。_(:з)∠)_
结果就是我妈黑着脸把我丢到了门外。_(:з)∠)_

现在还行了,基本只要不是会飞的蟑螂我都不算怕,能自己动手干掉它们。

哦,对。
好像有一个同学跟我说过,她最恐怖的记忆就是一个人在房间里写作业,突然啪嗒一声,后背感觉一重,下意识的伸手去抓,结果抓到一只超大号的蟑螂在手里拼命扭动着肥硕的身子......←_←

噩梦一般的画面。

评论 ( 199 )
热度 ( 651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