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夜子

#文笔拙劣#脑洞有限#懒癌晚期#
#希望不要转载#

上学期间
远离网络

【刀剑乱舞】当你想赖床时

*谢谢之前安慰我的小天使们,爱你们!(●'◡'●)ノ❤
现在还在广州没办法码字,喵舞还要等回家,翻了翻文档找出了这一篇,修改了写地方就发上来了,希望会喜欢。░|・ω・`)


————————————————————————————

【三日月宗近】

即使你无数次的吐槽爷爷的睡衣简直和他的美貌成反比,老爷子还是哈哈哈笑着坚持自己神奇的审美。

你十分难得的在闹钟响前醒来,叹了口气,习以为常的扒开三日月死死搂着自己的手臂,艰难的把自己从老人家的睡眠抱枕的定位中拔出。

成功逃出魔爪的你复杂的回望了眼还在熟睡的三日月。


#老爷爷怎么可能会叫你起床#
#想太多了孩子#
#起床也是要帮他穿衣服折腾半天的#


你突然想起了孩童时和自家亲爷爷一起睡觉的那段时光。

那段每天五点被大脚丫准时踹醒的时光。

“......”

其实这边的老人家随和多了呢。:)




【药研】

你一直都不清楚药研到底起得有多早。

只是每一次,当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总会看见他已经披上了那件标志性的白大褂,坐在你的不远处,拿着本书安静的翻览。
偶尔书也会换成封面标着大写【婶X药研】的马赛克本子,而他正拿着笔往上认真记录着什么,书写的沙沙轻响总会在捕捉到你的动作后终止。

指尖一推滑下几分的眼镜,镜片后的紫眸朝你扫来明厉的一眼。



“该起床了,大将。”低音炮成了早晨唤醒你的第一声。

今天也不例外。

但是不小心睡糊涂了的你这次没像以往那么乖乖听话,而是抱紧了被子,撒泼打滚就是不肯起床。

药研似乎无奈却又意料之中的叹息了一声,啪的合上手上的笔记本,白色衣角掠起,他直直的朝你走来。

裹成团的你瞪着眼睛,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仰头瞅他。

在药研伸出手时,你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接着,你感觉到自己额前的发被轻柔的撩起,带着手套的指尖触到皮肤一点微凉,眼前所视逐渐放大直至视野被白色的衬衣领口完全占据,紧随着袭来的是淡淡的药香味,清雅而隐约。

你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所幸药研的动作很快,他俯下身后,在你额头正中落下一吻,温热的柔软触感一掠即逝,达成目的的他很快又拉开了这过近的距离。

留下你呆愣如鸡。

似乎是被你的表情逗乐了,紫眸微弯,蓄起一汪浅光明亮,药研屈指,在刚才落下额吻的地方不轻不重的弹了一下,语带笑意:“醒了吗,大将。”


“......”
几秒过后。


你满脸通红的捂住额头,手脚并用连滚带爬无比利索的滚出了被窝。




【鲶尾】

闹钟响了之后,一只手唰的从被窝中伸出,准确无比的将刚响了一秒的铃声猛的摁灭。


“我要睡觉。”你转过头对着鲶尾喃喃。

早早就醒了的鲶尾正撑着脸,侧头望你,散下的黑发有些凌乱,倒是头顶的呆毛精神抖擞的蹦哒了下,闻你此言,他也只是弯了弯眼,笑着赞同道:“好啊!”

然后按着你的脑袋一起倒回了被窝。

意外被同意了赖床的你愣愣的哦了声,迟疑着抓住枕头闭上眼开始睡觉。


“......”

十分钟过去了。
你小心的睁开眼,发现身旁的少年睡颜恬静。


“......”
又十分钟过去了。

不安的瞄了眼闹钟,你估算着本丸其他人现在会在做些什么。

“......”
再十分钟。



你:“......”

为什么完全睡不着了啊!(╯°Д°)╯︵┻━┻

这么一来搞得好像赖床的乐趣就在于别人的阻挠一样了好吗!

吐槽不能的你掀开了被子,终于主动起了床。

而身旁的少年也在你起身的瞬间睁开了眼,对方漆墨的眸中盈着清亮的笑意,不见丝毫困倦。

他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比了个V字。





【前田】

似乎粟田口家的大多都是提前起床的类型,一向恭谨待人的前田自然更是其中楷模。

小心的将你搭在他肩上的手拿下,他无声无息的退出被窝,在洗漱过后,已经换上了出阵服的他这才复又回到屋内,温顺的跪坐在侧。

闹钟的表盘上,指针滴滴答答的转过半圈。

常居近侍职位的前田很清楚你对闹铃的反射弧,也同样记得你无数次哼哼唧唧抱怨着闹钟铃声的刺耳却还是会怀抱着自己能主动起床的妄想将铃声调到最大程度。
于是他耐心的等待着。

在分针与秒针重叠的前一刻,短刀掐准了时间,一手眼疾手快的摁下开关,另一边则是抓住了你飞快蹿出的右手。

略略低头望着你,几缕浅色的发丝扫落在前田脸侧,却遮不住他似乎苦恼又含着无限包容的温柔神色。

“该起床啦,主君。”他体贴的压低了音量,轻声唤道。

你默默的把脸埋入了枕头。

他怎么能这么温柔呢。ヾノ≧^≦)っ




【萤丸】

你是自然醒的。

刚睡醒时依然带着尚未消散的倦意,你打着呵欠抬眼看向闹钟,想确定下时间。



目即处,是被切成两半尸骨未寒的闹钟。

“......”
你一下子就被吓精神了。

僵硬的转移视线,你久久的注视着还在熟睡中的萤丸,他手中正抓着自己的本体,刀鞘端所指方向,正是那报废了的闹钟。


“......”

#我还能活着醒来真是太幸运了#
(。ω。;)


你想。



【鹤丸】

睡觉之前,你恨不得在床铺周围撒一圈捕兽夹来防范鹤丸的行为遭到了他无情的的嘲笑。
虽然最后他搂着你说着不会耍花招之类的话来说服你放松警惕,但是你还是心有顾忌。

次日。

你在曦光中率先睁开了眼睛,觉得有些异样。

伸手在被下一探,触到满手的黏腻,你皱了皱眉,摊开手掌,被满目刺眼的血红刺得眼角一抽。
再侧头,看到了横躺在自己身边,胸口插着一把匕首的某具【尸体】。



你:......
呵呵。

你面无表情的拿过他睡前放在床头的本体刀,作势要拔,边道:“给你三秒,再装死我就让你彻底安眠。”

咔嚓。
锋刃显现。

“诶诶诶诶诶?!!”顶着满胸口假血的鹤丸见不妙立马起身闪避,“只是个玩笑啦。”

天知道第一次轮到他近侍的时候,早晨起床你看见他惨死样时内心多么的懵逼。

明明不是你的锅。
结果还是被歌仙勒令要跟鹤丸一起洗被弄脏的被单。

“下次不要弄这种收拾起来这么麻烦的玩笑啦。”
“唔,那我去想想新的花样?”
“.......你重点是不是没抓对←_←?”




【山姥切】

你很早就醒了。

蒙着被子装模作样的摆出赖床的模样,你小心注意着身边近侍的动静。

六点十五分。
生物钟很准的青年关掉了闹铃。

然后第一时间揪紧了放在枕边的被单,熟练的给自己套上,盖去了付丧神俊秀的面庞,只露出了一双漂亮的碧眼,在晨光里渐渐眨去眼底朦浅的困倦。
维持着姿势,他歪头暗中观察了你片刻,轻手轻脚的掀被起身。

——就是现在!!!

你猛的睁开清明的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被角往旁一掀一抛,猛虎落地般的一个前扑压倒起身到一半的近侍。

咚。

两人重新砸回了铺好的床铺,山姥切的被单因为动作过大而被风带起,付丧神出色的五官在透入房间的晨光照拂下镀上了美好的浅色光圈,那双不常完全露出的碧眸不自觉的睁大,呆呆的看着自己身上的你。

是的,你床咚了你的近侍兼初始刀先生。
(〃'▽'〃)

视线之中,底下的青年面色渐渐染上绯色,反应过来后慌慌张张的拉过随身的被单拼命下扯。
“你在做什么...?!”

你咋了眨眼,挽唇而笑,腾出一手挑起他的下颌。

“吃♂你啊~”

青年动作一顿,掀起眼定定凝视你片刻,眸色微沉。

他反手扣住你的手腕一带,不过瞬间就换成了男上女下的姿势,将上臂撑在被单上,山姥切压低了身子,俯身在你耳边声音带着气音的低声开口。

“是这样吗?”
他轻轻的舔了下你柔软的耳根。


一脸懵逼的你:......

这剧本怎么突然就换了?!Σ( ° △ °|||)︴




【明石国行】

“喂,明石。”

“该醒了。”


沉默。


“喂,醒醒。”


翻身。



“这是第三次,该起床了。”

蒙被子。





呵。(≖_≖ )

你打了个响指,向陪着你一起来的爱染丢了个眼神示意。

“关门。”




“放萤丸!”





评论 ( 65 )
热度 ( 825 )

© 梧桐夜子 | Powered by LOFTER